推荐活动

长三角基因检测联盟
分子诊断论坛

巨匠之争,CRISPR专利最终花落谁家

首页 » 《转》译 2016-04-12 转化医学网 赞(2)
分享: 
导读
本周,美国专利局将对CRISPR专利之争做最后的决断。

  在历史上,生物大咖专利冲突的最终赢家往往会在最终成为该技术的诺贝尔奖得主并因此获得社会各界的褒奖。周三,美国专利商标局下文表示要对加州大学与MIT布罗德研究所的CRISPR专利之争做出最终决断。
  CRISPR,这一伟大的技术具有编辑DNA、设计婴儿、灭绝寨卡病毒和疟疾宿主以及治愈众多毁灭性疾病等用途。现在,就让我们进一步了解这个有关金钱的专利之争:
这周到底发生了什么?
  本周,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的三位权威法官将通过电话会议听取对2014年USPTO授予布罗德和MIT张锋CRISPR关键专利的反对意见,重新审视UC Berkeley Jennifer Doudna的专利申请。
  根据会议流程,三位法官将听取冲突双方各自代理律师的陈词及证人陈词。弄清究竟是谁第一个使用CRISPR-Cas9编辑了高等动物基因组。对于Doudna先于张锋7个月申请这一专利的事实,现场无人否认。
  UC Berkeley为什么没有获得CRISPR专利?
  直到2013年3月16日Doudna为CRISPR技术申请专利之后,美国专利局一直都没人重视第一个申请该技术的人。他们只是根据既有经验将相关专利授予技术的发明人。后来美国联邦为与发展中国家竞争修改了这项不完善的法律,但是Doudna的申请也再未得到相关机构的回顾。
  作为申请专利的后者,布罗德研究所必须证明张锋早于Doudna发明了并应用了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
  张锋做到了吗?
  对于这个问题媒体不想偏袒任何一方,Doudna实验室的关键论文在2012年6月正式上线,在试管中证明了目的基因的CRISPR-Cas9酶系与RNA切割。
  2013年1月,张锋实验室和哈佛医学院报道了他们不但使用CRISPR技术切割了DNA,更用这一技术完成了小鼠和人类细胞DNA的编辑。
  “编辑”意味着他们用一段外来序列替换了细胞的原始序列。
  所以Doudna在2012年的后半年输给了张锋吗?
  Doudna确实首先报道了CRISPR技术的一些关键信息,UC Berkeley认为张锋的成功是因为他将CRISPR从试管实验扩展到了高等动物细胞实验中。UC Berkeley认为CRISPR在高等动物细胞中的有效性是毋容置疑的,并没有证明的价值,张锋以及布罗德研究所不应获得这项技术的专利。布罗德研究所则反驳如果张锋的突破性进展是没有证明价值的,那么就应该有研究机构在Doudna公布其试管研究结果的同时立即证明了CRISPR在高等动物细胞中的有效性。而现实是即使是Doudna自己也没有做出这份后继工作。
  胜利更青睐于谁?
  专利律师Eugene Quinn指出涉及这项争论的一些细节定义将成为解决问题的关键。“相关的法律条文对于张锋一方非常不利,他们必须拿出足够的证据证明他们的发明性构想并证明是布罗德研究所首先将CRISPR技术付诸实践。”Quinn告诉记者。“如果张锋不能拿出足够的诸如实验日期、目击材料以及实验室记录等具体证据的话,那么他将输掉CRISPR的专利之争。”
  换句话说,从法律意义上讲UC Berkeley较具优势。
 谁赢得胜利真的重要吗?
  从表面上看起来是非常重要的。随着时间的推移,CRISPR的专利之争渐渐与性别政治纠缠在了一起,一些Doudna的支持者认为这场专利之争是典型的科学男权主义。
  今年早些时候,布罗德研究所主任Eric Lander写了一篇CRISPR的发展史,因为在文中表现了对Doudna及其同事工作的轻视而成为了女权主义者的出气筒。
  Doudna的胜利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会成为布罗德研究所的羞耻,同时,Doudna的胜利也会为目前经济赤字的UC Berkeley带来几笔大数额的捐款。
  CRISPR的专利值多少钱?
  虽然大多数专利都没啥用,但是有些特殊的专利却会成为名副其实的摇钱树。在历史上,哥伦比亚大学的细胞注入蛋白专利为其带来了高达7.9亿美元的专利收入,纽约大学关节炎药物Remicade的专利费甚至高达十亿美元。除去多年的版权以及许可费用,一些大学仍然能从专利上赚一大笔。例如,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于上周以5.2亿美元的高价卖出了其前列腺癌药物Xtandi的相关专利。
  至于CRISPR专利到底值多少钱,我们尚且无从得知。加州大学则在一份声明中明确提到“知识产权的使用许可和我们与产业界的多方合作都在一定程度上促进着学校的发展,产业界为学校提供基金及其他资源,有效地支持了我们的科研与教学工作,我们希望我们的知识产权也能如产业资本一样进入研发、转化以及再投资的良性循环中。”
  CRISPR专利之争的结果对科学界有影响吗?
  这个问题确实很难回答,布罗德研究所现在已经对学术界免费开放了他们关于CRISPR技术的13个专利使用权。在商业方面,布罗德只向Editas Medicine独家授予这些权利。
  研究人员现在仍然可以随意使用CRISPR技术进行关于任何疾病的研究,他们的工作并没有因为CRISPR的权利之争受到任何影响。在一份声明中,布罗德研究所发言人Lee McGuire表示布罗德将坚持与学术界各大同仁分享这一伟大成果。
  但科研预算削减与其他外在不可控因素或许会导致这些专利的持有机构向其他机构转让专利权,至于CRISPR的未来买家们是否还会像布罗德研究所这么大公无私,那可就说不准了。
  这场专利之争对病人有影响吗?
  现在有三家公司使用CRISPR技术开发人类疾病的疗法(张锋等人创办的Editas Medicine、Doudna同僚Charpentier的CRISPR Therapeutics以及Doudna的Intellia Therapeutics)对于专利之争是否会阻碍CRISPR的临床转化,各种条件尚不明朗。其中存在一种可能性是专利之争是输家向赢家支付高额的专利使用费,这或许会相对阻碍其中一方的技术转化进程。
  “一旦你的药物能够挽救生命,那么这个药物的市场化进程就永远不会停止。”基于CRISPR的专利之争,Cellectis CEO Andre Choulika说。Cellectis通过更早的基因编辑技术TALENS开发抗癌药物。
  这确实是一句大实话,但是对于今天的CRISPR来说,知识产权对于那些跃跃欲试的公司们来说确实事关生死。对于那些想要从风投手中募得资金的公司来说,现实更是如此。
 这一专利之争会在本周被美国专利局化解吗?
  即使是到了天荒地老海枯石烂,这种外力也不可能化解布罗德和UC Berkeley间的孽缘。除非是两家机构自己妥协,当然这也是要再拖上个好几年的。即使美国专利局下了定论,专利之争的失败一方也会不断上诉,继续这个没有休止的争论。(转化医学网360zhyx.com)本文是转化医学网原创内容,转载请点击获取授权

评论:
评 论
共有 0 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