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活动

转化医学网企业会员
《药精准》- 聚焦药靶 精准伴随系列直播栏目
转化医学网直播间

专家访谈

《转》访北京大学系统⽣物医学研究所尹玉新教授:10x Genomics单细胞多组学ATAC+基因表达技术与空间技术回顾与展望
《转》访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高旭副研究员:拓展生命的健康年限,我们还有许多事可以做
《转》访四川省人民医院杨季云教授:无创单基因病检测是完善产前筛查体系的重要一环
《转》访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黄光明教授:单细胞组学的未来发展,需从不完美中寻找机会!
《转》访复旦大学唐惠儒教授:单细胞代谢组学提高对肿瘤细胞代谢的认知,对疾病防治还待学习!
《转》访复旦大学李晋研究员:单细胞技术发展迅速,但仍需“摸着石头过河
《转》访上海市免疫学研究所所长苏冰教授:单细胞组学技术如何助力肿瘤免疫研究?
《转》访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六人民医院曹立主任:深度剖析WES的临床应用
【专访】深度剖析无创监测肿瘤进展国际发明专利技术
《转》访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徐晨明教授:无创产前筛查进入单基因病的临床应用时代
《转》访万乘基因创始人施威扬:解决单细胞测序价格、技术等限制因素,将迎来临床应用全面开花!
《转》访迪赢生物CTO张满仓:合成生物学是一个革新性的行业,未来仍需核心技术突破

找到约7条结果 (用时0.1656秒)

从医路上,20年的坚守和付出

2015-08-31

  医生,不仅仅承载着生命的重托,有时还被赋予“再生父母”的美誉。市二医神经内科三病房科主任付蓉,正是被医生这一职业肩负的神圣使命感所吸引,走上漫漫从医路。   “医生的职责就是帮助患者解除病痛。”在付蓉从医的20年里,经她治愈出院的病人不计其数,也曾遇到过病人家属恶语相加的情况,但她始终相信,“多一分理解,少一分埋怨,理想的医疗环境就...

一个“笨”医生的医路11年

1970-01-01

有人说:上帝给每一只笨鸟都准备了一棵矮的树。也有人说:笨鸟先飞。不管怎么说,我就是那只笨鸟。说自己是笨鸟,并不是因为自卑,而是因为古人云人贵有自知之明。 或许是因为自己知道自己的弱点与不足,从小学到初中我一直很努力的学习,顺利考入我们县唯一一所重点高中,然而由于数学、物理成绩跟不上,最终在父亲建议下,高考后填志愿时选择了一所二本医学院。尽管我当文学...

医路囧事,各种笑抽

2015-04-29

医学生涯时时惊险,每天徘徊在生死边缘,看尽悲观离合;医学道路处处荆棘,每天忙忙碌碌,看不完的病人,写不完的病例……但满满的成就感和对生命的敬畏感伴我们医路前行。除此之外,医路上的囧事,也时不时让人捧腹大笑! 在哪里倒下,就在哪里趴着 一位中年女性病人上厕所时晕厥倒地,然后爬起,又晕厥倒地,又再爬起……如此四次。仔细问诊后确诊为高迷走反射,多随着年龄增长而...

致我们医路逝去的青春

2015-03-11

  五年前,我、小C和辉哥躲在学校外面的大排档里,一边吃涮羊肉一边喝冰啤酒,炎热的夏天,我们直喝得面红耳赤。小C说:“毕业了,很快我们就要成为受人尊敬的医生了。”涛哥则将酒杯举得老高,大喊着:“来,为了我们的梦想,干杯!”他喊的声音是那么大,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梦想一样。五年后,我们各奔东西,时间早已磨平了我们内心的斗志,我们蜗居在不同的角落,感慨着时光的流逝,也叹息着青春的短暂...

回首十年行医路:我为什么当医生

2014-12-01

今年,我整整行医十年。我还记得大学一年级的命题作文《我为什么要当医生》,我写的理由是:帮助别人,以获得心理上的成就感。   但现实不像童话那般美好,有好的意愿,不代表有好的能力,有好的能力,不代表有好的结果,是人能力有限,也是医学的有限。   不全面的数据,会造成偏差性误导   当年,当导师...

漫漫学医路,仁心最重要

2014-11-03

  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医学博士,先后在北京同仁医院和北京协和医院进修及学术交流,在三甲医院工作并任耳鼻喉科主任12年。中国第二代鼻内镜手术专家中的佼佼者,能熟练进行耳鼻喉科常见疑难杂症的诊治,现已成功开展多类内窥镜微创手术10000余例。擅长鼻内镜技术、耳显微手术、听力重建、头颈肿瘤的诊治修复。   大学毕业时,阴差阳错分到...

NEJM:医路二百年

2014-09-10

  2012年是《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创刊两百周年,其特别推出了医路两百年纪念视频。   虽然现在已经是2014年了,让我们随着这份令人尊敬的医学期刊的目光,一起回顾从1812年到2012年这两百年间,外科手术、癌症和艾滋病治疗的历史和进步。   1816年:René Laennec发明听诊器。在此之前,医生只能用手按在病人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