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活动

分子诊断论坛

【Nature】两面派!抗氧化食物竟使p53基因促癌!

首页 » 《转》译 2020-08-01 转化医学网 赞(3)
分享: 
导读
抗氧化剂( Antioxidants)是阻止氧气不良影响的物质。它是一类能帮助捕获并中和自由基,从而祛除自由基对人体损害的一类物质。而近日,有科学家发现,富含抗氧化剂的食物(如红茶,巧克力和浆果)可能会增加某些癌症的风险。
  人体的每个细胞中都存在一种叫做TP53的基因,它会表达p53蛋白,该蛋白质可作为细胞的屏障,抑制细胞中的基因突变。然而,当p53发生突变时,就不再保护细胞;相反,它会驱动癌症,帮助肿瘤扩散和生长。近日,以色列的科学家发现,摄入富含抗氧化剂的食物,可能会加速p53突变的癌症驱动模式。

  该研究由希伯来大学(HU)劳滕伯格免疫学和癌症研究中心的Yion Ben-Neriah教授领导,并于2020年7月29日发表在《自然》上,题目为“The gut microbiome switches mutant p53 from tumour-suppressive to oncogenic”


  目前有一个现象长期困扰着医生:小肠癌是相当罕见的,而结直肠癌却十分常见。结直肠与小肠邻近,且小得多,但结直肠癌却是最常见的癌症之一。那么是什么原因让结直肠特别容易“吸引”癌症呢?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以色列耶路撒冷的希伯来大学(HU)劳滕伯格免疫学和癌症研究中心的Yion Ben-Neriah教授和他由Eliran Kadosh博士领导的团队发现,癌基因突变并不一定是坏因素。实际上,在某些微环境中,比如肠道中,这些突变实际上可以帮助身体对抗癌症。然而,如果肠道微生物组产生高水平的代谢物,如某些细菌和富含抗氧化剂的食品(如红茶和热可可)中的代谢物,那么它就成为一个对突变基因特别有利的环境,并将加速肠癌的生长。
  Ben-Neriah和他的团队在研究胃肠道癌症时,特别关注肠道微生物群。现在,他们或许发现了为什么只有2%的癌症扎根于小肠,而高达98%的癌症发生在结直肠的原因。这两个器官之间的一个主要区别是它们的肠道细菌水平:小肠含有的细菌很少,而结肠含有大量的细菌。Ben-Neriah解释说:“科学家开始越来越重视肠道微生物群在我们健康中的作用:它们的积极作用,以及它们在引起疾病方面的消极作用。”
  为了检验他们的肠道菌群作用理论,研究人员将突变的p53(“癌症驱动”)蛋白质引入了肠道。令人惊讶的是,小肠的反应是将突变的p53癌驱动因子转换回正常的p53,变成比健康的p53蛋白更能抑制癌症生长的“超级抑制剂”。然而,当突变的p53基因被引入结肠时,它们并没有发生转换,而是忠实于其驱动癌症的本性,促进了癌细胞的扩散。Ben-Neriah回忆说:“眼前的景象令我们十分惊讶,肠道细菌对突变的p53蛋白具有“Jekyll和Hyde”的“双重人格效应”。在小肠中,它们完全改变本性,并攻击癌细胞,而在结肠中,它们促进癌细胞的生长。
  为了进一步验证他们的理论,即肠道菌群是导致p53突变体在小肠中作为肿瘤阻滞剂,而在结肠中作为肿瘤促进剂的一个主要因素。科学家们使用抗生素来杀死结肠的肠道菌群,结果发现突变的p53就不能继续促进癌症。
  肠道菌群中是什么能使结肠癌如此迅速地扩散?研究人员进一步分析,确定了罪魁祸首:肠道菌群的代谢产物,又名 “抗氧化剂”,在红茶、热巧克力、坚果和浆果等食品中含量很高。显然,当科学家给小鼠喂食富含抗氧化剂的饮食时,它们的肠道菌群会加速p53的癌症驱动模式。这一发现对于那些有结直肠癌家族史的病人来说尤其值得关注。
  Ben-Neriah表示:“从科学上讲,这是一个新领域。我们惊讶地发现,在某些情况下,微生物组对癌症突变基因的影响程度,足以完全改变它们的性质。”在未来,那些结直肠癌的高危人群可能需要更频繁地检查肠道菌群,并对他们的食物、抗氧化剂和其他方面三思而后行。
  参考:

【1】Kadosh, E., Snir-Alkalay, I., Venkatachalam, A. et al. The gut microbiome switches mutant p53 from tumour-suppressive to oncogenic. Nature (2020). https://doi.org/10.1038/s41586-020-2541-0

【2】https://medicalxpress.com/news/2020-07-antioxidant-rich-foods-black-tea-chocolate.html

【3】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86-020-2541-0

评论:
评 论
共有 0 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