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活动

分子诊断论坛

【热点】伪科学和COVID-19——我们已经受够了!

首页 » 《转》译 2020-04-28 转化医学网 赞(3)
分享: 
导读
伪科学是已经被实践(包括科学实验)证伪、但仍然被当做科学予以宣传推广的理论假说或假设。在人类科学发展过程中,理论假说或假设往往是科学发现的拐杖。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许多伪科学四处流行、迷惑大众、混淆视听,使得世界人民很难辨别科学的真伪了。因此,加拿大埃德蒙顿阿尔伯塔大学健康法律和政策研究主席蒂莫西·考尔菲尔德(Timothy Caulfield)发表了此次演说。
牛尿、漂白剂和可卡因都被推荐用来治疗COVID-19,这都是瞎扯。这场大流行被看做是一场泄露的生物武器、5G无线技术的副产品和政治骗局,全都是胡说八道。多到数不清的健康专家和替代医学从业者都推出了未经证实的药水、药片和实践方法作为“增强”免疫系统的方法。
值得庆幸的是,世界卫生组织把这些信息的爆炸性增长称为“信息疫情”,已经激发了一大群事实核查者和揭穿者。管理机构已经采取积极措施,要求未经证实的疗法的营销人员承担责任。投资者正在支持研究人员探索如何更好地反击关于COVID-19危言耸听言论的传播。
几十年来,考尔菲尔德一直在研究健康误导信息的传播和影响,但从未见到哪个话题就像COVID-19一样被如此认真的对待过,可能是因为这场危机的规模之大,以及荒谬的误导信息的普遍存在。一些杰出的政治家也宣扬了一些荒谬误导信息。如果这种亲科学的反应要持续下去,所有的科学家(不仅仅是我们中的少数人)都必须支持高质量的信息。
可以从下面的两点来讲。
首先,不能容忍健康伪科学,不能让健康伪科学合法化,特别是在大学和卫生保健机构。许多伪造的COVID-19治疗方法已经被一流大学和医院的综合医疗中心所采用。如果一个受人尊重的机构,例如俄亥俄州克利夫兰诊所,提供灵气(一种不涉及科学的实践,包括使用你的手,不接触病人,以平衡“一切有生命东西流动的生命力能量”),一些人认为这种技术能够提高他们的免疫系统,能够降低他们对病毒的易感性,神奇吧?加拿大和英国的公众服务提供者也提出类似的观点:通过提供顺势疗法,他们实际上鼓励了这样一种观点,即这种科学上难以置信的疗法可以对COVID-19有效,这些只是无数例子中的一小部分。
在考尔菲尔德的祖国加拿大,监管机构当前正在打压在市场上出售针对COVID-19产品的提供者,比如脊椎指压治疗师、自然疗法医师、草药师和整体治疗师,但是在大流行之前,脊柱调整、静脉维生素治疗或顺势疗法可以抵御传染性疾病的想法都是无稽之谈。如果可信赖的的医疗机构在一种情况下谴责无证据的做法,而在另一种情况下将其合法化,那么打击伪科学的斗争就会削弱。所有的研究人员一直都需要好的科学,尤其是在发生灾害期间。
有一些证据表明,替代治疗和安慰剂效应能够减轻疼痛,这是容忍未证实替代治疗的一个常见的理由。但是,用神奇的思维来欺骗民众(即使是为了他们的利益)是不合适的,且让这种误导信息继续忽悠对科学家们来说也是不合适的,
其次,更多的研究人员应该成为抵抗误导信息的积极的参与者。那些提出未证实观点的人使用真正的科学语言去让他们的产品合法化,这一现象考尔菲尔德称之为‘科学阴谋’,哎,这真是太有效了。
支持者认为,顺势疗法和能量疗法依赖于量子物理学。结肠水疗法是合理的借用短语从微生物组进行研究。干细胞研究的语言被用来推广一种声称具有增强免疫特性的喷雾剂。
 需要来自相关科目的物理学家、微生物学家、免疫学家、胃肠病学家和所有科学家来提供简单和和可共享的内容,解释为什么真正的研究有时候是不准确和不诚实的。
事实上,我们必须说,量子物理学不能解释顺势疗法和灵气等能量疗法。结肠不会增强你的免疫系统。不,补充喷雾也不会增强干细胞的功能。
在一个反疫苗接种倡导者和气候变化否认者持续存在的世界里,说话的理智是没有希望的,特别是当社交媒体算法和蓄意的不良行为者放大伪科学信息时。解决这一问题并不容易,但确认的科学信息不太容易被找到,需要更多的研究人员共同努力,一项快速的搜索发现仅有一位物理学家公开反驳量子物理学解释顺势疗法的说法,尽管我知道他们的观点是压倒性的共识。
位于马萨诸塞州剑桥的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的辟谣专家克莱尔·沃德尔(Claire Wardle)表示,“打击虚假信息的最佳方式就是用准确的消息淹没周围环境,这些信息易于消化、引人入胜,而且易于在移动设备上分享。”
推特网为大众媒体写了一篇评论,公开演讲回应记者的要求。让你的受训者参与到科学交流中,分享你认为对公众有价值的准确信息,如果您认为有问题存在需要修正的地方,请向相应的的监管机构或监管实体进行投诉。
纠正错误的陈述应该被视为一种职业责任,一些科学团体已经朝这个方向前进了。例如2016年,考尔菲尔德与国际干细胞研究协会(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Stem Cell Research)合作,制定了他们的临床翻译指导方针。该指导方针要求研究人员“促进准确、平衡和反应迅速的公众表达”,并确保他们的工作没有被歪曲。
当然,科学界打击伪科学的部分工作是维持自身的秩序。那些推动生物医学阴谋论和其他胡言乱语的人,对研究的资助、解释和传播方式提出了合理的担忧。科学诚信是至关重要的,特别是要避免炒作和对冲突保持透明。我们既要提倡科学信任,又要提倡科学守信。

由衷地希望,这场危机的遗产之一是人们认识到容忍伪科学会造成的真正的危害。高质量的科学和公众信任也许是打击错误信息的最有价值的工具。

(转化医学网360zhyx.com)

参考: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20-01266-z
评论:
评 论
共有 0 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