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活动

金匙基因蒋智:NGS病原微生物检测并非一时兴起

首页 » 产业 » 快讯 2019-06-26 动脉新医药 赞(7)
分享: 
导读
两个月前,动脉新医药首发金匙基因Pre-A轮融资消息,后者锚定的NGS病原微生物检测赛道一时间点燃资本和行业的热情。上周,我们再次联系上金匙基因CEO蒋智博士,和她聊了聊NGS近十年来的进阶之路。

美女学霸蒋智博士笑称自己是个幸运的人。她说,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在一项颠覆性技术萌芽之际恰好入局,而她恰好在最正确的时间接触到二代基因测序(NGS)。

两个月前,动脉新医药首发金匙基因Pre-A轮融资消息,后者锚定的NGS病原微生物检测赛道一时间点燃资本和行业的热情。上周,我们再次联系上金匙基因CEO蒋智博士,和她聊了聊NGS近十年来的进阶之路。

蒋智博士 受访者提供


2009年,拿到北京大学细胞生物学博士学位后,蒋智博士南下深圳,入职华大基因,开始了与NGS的不解之缘。

彼时,NGS技术才刚刚兴起,Illumina的测序仪虽已进入科研,但一代基因测序仍是生命科学领域中主流的测序技术。但一代基因测序通量很低,一次只能检测一个基因,并且操作繁琐。NGS是一项革命性技术,与一代基因测序技术最大的区别在于通量大大提高,可以一次实现人类全部两万多个基因的测序。但在当时,NGS成本很高,极少实验室能够承受。

供职华大期间,蒋智博士开始全面深入地接触NGS这一生命科学领域的颠覆性技术。但任何一项技术,都不可避免需要走从科研应用到医学健康的发展道路。蒋智博士坚定地相信NGS将拥有广阔的应用前景。

她的主要职责是基因组项目的设计与实施,在系统学习NGS及生物信息分析之后,参与了10多个基因组从头测序、重测序及表观基因组项目。其中大熊猫基因组、黄瓜基因组等研究成果发表在Nature等国际一流学术杂志上,在业界具有广泛的影响力。

进入华大基因是蒋智博士全面接触NGS的开始,深入了解了这项技术在科研和医疗中的应用潜力。在这期间,蒋智博士用三个月时间实现了从一线产品经理到带领几十人团队的产品线负责人的职业身份转化,为日后作为全能型人才的创业生涯奠定了基础。

2011年3月,蒋智从华大基因离职回北京联合创办了诺禾致源开始了第一次创业,选择的方向是面向科研领域提供NGS服务。NGS技术掀起生命科学领域变革之后,基因研究方兴未艾,产生了大量的NGS和生物信息分析需求,诺禾致源的崛起正是抓住了这波应用需求。

创业维艰,公司业务完全上路之前,作为联合创始人的蒋智博士需要经受从部门搭建到业务体系构建的全部环节。白天,她带着三位销售同事四处跑市场。晚上,公司十来个人汇总一天的工作成果,制定第二天的行动方案。

科研是技术创新的前沿阵地,研究人员对新技术的接受能力很强,但并不是每个实验室都有能力自主获取高通量的基因数据,这为诺禾致源这样专业提供NGS科研服务的企业留出了市场空间。成立4年后,诺禾致源在二代测序科技服务市场已经超过华大基因,成长为国内市场占有率第一的供应商。

从2015年开始,诺禾致源将触角伸向国外开始拓展海外市场,相继在美国、新加坡、英国等地成立子公司和实验基地,为欧美、亚太的客户提供测序服务。


开疆拓土:从科研服务到肿瘤基因检测


与此同时,诺禾致源开始悄然探索肿瘤基因测序。彼时,无创产前基因检测市场已经进入红海厮杀阶段。蒋智博士果断选择了技术门槛更高、市场尚未进入爆发期的肿瘤基因检测作为诺禾致源进入医疗诊断的产品方向。“与其追赶别人,不如开疆拓土。”每次谈及产品思路,蒋智博士的语气中都会透露出坚毅。而肿瘤发生、发展与基因突变的高度相关性,让肿瘤基因检测充分具备技术可行性。

如蒋智博士所料,将NGS技术由科研服务导入医学诊断,首先遭遇的是市场质疑。2014年,NGS对于肿瘤医生和患者而言是一项非常陌生的技术,并且高通量的基因测序动辄产生高达数万元的检测费用,产品落地阻力很大。

“服务科研领域时,市场培育环节是直接被跳过的,因为细分领域中的研究人员对技术本身的认可度很高,但是临床市场帮我们补上了这一课。”随后几年,蒋智博士开始将大量精力向行业会议和培训课程倾斜。随着医生和患者逐渐适应将NGS应用于肿瘤用药诊断流程,NGS已经成为肿瘤诊疗中的工具。

细分市场不同的特质对应不同的产品营销策略。蒋智博士没有试图扭转诺禾致源市场团队在科研服务市场开疆拓土的惯性,而是新组建了一支具有丰富医疗销售经验的团队,在充分尊重细分市场营销逻辑的基础上,迅速突破了完全陌生的市场。两年努力之下,她带领团队向全国百余家大型医院的医生提供肿瘤用药基因检测服务,协助医生选择合适靶向药物,评估化疗药物的毒副作用,制定最佳治疗方案。

进军肿瘤基因检测市场后,蒋智博士工作量中成倍增长还有产品架构的重新设定。

一方面是稳定性。医学检测面对的是更大的用户基数和更严格的性价比要求,蒋智博士需要带领团队开发一套完整、可推广的实验方法,并且反复验证可靠性,从而让产品具备可复制性,以规模化效应降低制造成本。

另一方面是合规性,医学检测产品只有获得特定资质才能大规模进入市场。产品设计完成后,还要经过复杂的审核、临床试验、报证等程序。

“其实基因检测的应用迭代方向很多从业者都是明确的,但想法落地的过程琐碎而艰难,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全力以赴去尝试的。” 诺禾致源开发了肺癌6款基因靶向用药试剂盒,并在2018年8月通过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审批,正式获准上市销售,成为国内第一批获得相关资质的该类产品。

诺禾致源的成功,验证了蒋智博士早期对NGS应用潜力的判断,而后者远超预期的发展速度,让她将目光投向更多潜在的应用场景。


全新尝试:病原微生物检测


2018年,蒋智博士离开诺禾致源。彼时,诺禾致源已经发展到拥有超过1800位员工、年测序通量达到280000人全基因组的第一梯队基因检测公司,是全球最大的测序服务中心。诺禾致源为蒋智博士带来职业生涯的耀眼时刻,但更多是职业能力的成长。

2018年末,她加入尚处于初创的金匙基因出任CEO,开始了第二次创业。这一次,蒋智博士的产品思路依然清晰,临床诊断需要基因数据,NGS应用场景远不止NIPT和肿瘤基因检测。考察了多个NGS应用场景之后,金匙基因选择NGS病原微生物检测作为业务方向。

赛道切换给蒋智博士带来不小挑战,但是在诺禾致源的八年锻炼,让蒋智博士懂得了如何应对。

尽管都属于NGS应用,病原微生物基因检测与肿瘤基因检测是两项完全不同的工作。肿瘤基因检测只需要将基因测序中出现的突变进行定量报告,病原微生物基因检测则需要结合临床经验做出更主观的判断,“不同机构做出的病原微生物基因检测结果可能会完全不同。”

首先是数据库的建设。金匙基因在公开研究积累形成的公共数据库基础上,把符合临床诊断需求的病原微生物的数据提取出来。此外,金匙基因在提供临床监测过程中,逐渐积累起了自己的数据,形成一个不断扩大的数据库。蒋智博士认为数据库构建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工作。

其次是样本的多样化。病原微生物检测的样本类型上百种,最主要的样本类型也超过十种,包括脑脊液、肺泡灌洗液、血液、痰液、胸腹水等,肿瘤则主要检测两种类型的标本。尽管对于单一患者而言,往往只需要提取单一样本,例如根据患者身体症状选择感染部位去提取,金匙基因要做的事情是设计一整套实验方法,实现对多种样本的提取。此外,真菌富集、RNA提取、去宿主等都涉及大量研发工作。

金匙基因推出的病原微生物检测产品——金识原,能够实现对多种人体样本的病原微生物检测。在实操中,医生会根据临床实践采集患者合适的样本类型,以保证实验室能够检出更加灵敏、稳定的结果。当脑炎、肺炎抑或肿瘤晚期患者因为感染而出现发热、腹泻等症状,但医生无法确诊感染时,可以选择使用金识原。在不经过培养和特异性扩增的条件下,对采集的样本直接检测,以验证怀疑或者给出新的诊断提示。

蒋智博士告诉动脉新医药,金识原覆盖了已知基因序列的13238种病原微生物,其阳性检出率较传统方法提升25%~30%,适合苛养菌和病毒的检出。

同时,金匙基因与北京、天津等全国多个地方的医院展开合作。患者在合作医院采样后,等待1~2天后,即可以拿到检测结果。金匙基因在天津建立了医学检验所,目前正在筹建上海和广州的医学检验所。

据蒋智博士透露,金匙基因正在启动新一轮融资,资金计划用于建设全国交付网络和金识原产品的市场推广。(转化医学网360zhyx.com)

评论:
评 论
共有 0 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