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活动

《转》访赵国屏院士:三民主义医学的精准医疗

首页 » 《转》访 2015-10-08 转化医学网 赞(7)
分享: 
导读
《转》访是转化医学网的品牌专访栏目,是业内专家、大佬、知名企业智慧交流碰撞的平台,也是促进行业健康发展的重要力量,《转》访致力于打造转化医学领域最知名的专家访谈栏目。

  赵国屏院士,曾主持SARS分子流行病学和SARS冠状病毒进化研究,为认识该病毒的动物源性及其从动物间传播到人间传播过程中基因组、特别是关键基因的变异规律奠定了基础。了解到赵国屏担任近期将举办的“第三届生物标志物与临床应用国际研讨会”的大会主席。借此机会,有幸邀请到了赵院士作为转化医学网专访嘉宾,为我们讲解转化医学到精准医疗的三民主义医学的发展历程。
  从3P医学发展到4P医学的转化医学
  赵国屏:当我们提出转化医学时,就提出了3P医学:preventive、predictable、personalize,即可预防的、可预测的、个性化的。之后又加了一个“P”,participatory,即参与。这4个“P”都与精准有关,但究根结底提出“精准医学”的概念还是因为一些实在的因素:1、组学技术的发展:组学技术越来越多地跨出实验室,应用于临床。这些组学包括基因组学、蛋白组学,代谢组学等,开始作为临床检测的工具。举一个代谢组学的例子:英国有一个做代谢组学研究的权威,他发明了一个用于切割肿瘤的机器。大家都知道,在切割肿瘤时会有肿瘤细胞小的代谢物分子挥发出来,而这个机器便可以将此代谢挥发物收集起来,然后通过相应的手段将其成分和比例检测出来。因为肿瘤细胞和非肿瘤细胞的代谢物成分是不一样的,这样就可以区分出哪些是肿瘤细胞,哪些不是肿瘤细胞,达到精确切割肿瘤的目的。
  另外就是,随着技术的发展,这些临床检测的数据可以实时上传到云里面去,以及实时输送给医生。随着数据量的积累,大数据的处理能力便成为必须。通过对大数据的精准分析,使得我们能够更好地实施精准医疗。
  三民主义医学
  赵国屏:为什么讲基因组学的发展是医学史上的重大突破?基因组学的发展使我们能够更加全面的分析每一个人,每一个群体。通过分析大量的个体得到群体的共性,再根据群体的共性找到个体的特殊性,使得共性和个性相联系,且联系也更快更直接更实时,这样精准医疗的实施也就更具有可行性了。虽然前面讲的4P已经是精准医疗的范畴,但还达不到精准的程度。从基因组学研究逐步到系统生物医学的研究,然后再走向转化医学的平台,然后在这个平台上所得到的结果直接应用到病人身上,即精准医疗的实现。
  另外,除了知识、技术、分析能力的准备,病人群体也逐渐开始接受精准医疗,这也是第四个P的意义,病人的主动参与已经成为精准医疗中很重要的组成部分。转化医学其实就是三民主义医学:of the people,by the people,for the people。当人类全基因组完成以后,人就成了最好的研究对象。这主要体现在:1、在大的基因组生物中,没有比人的基因组做的更好的生物。很多需要用动物模型来做的实验在以后都可以逐步在人身上直接研究。当然,这不是说就不需要模型生物。2、人会讲话。病人可以和医生直接沟通。比如,老年痴呆症的研究中很重要的一条便是面谈,在台湾平均一个病人需要谈话4个小时。
  精准医疗最主要的两件事
  赵国屏:今年初,奥巴马提出了精准医疗。在目前,精准医疗最主要是做两件事:肿瘤的治疗和慢性代谢性疾病的治疗。
  1、肿瘤的治疗。
  因为肿瘤具有异质性,同一种肿瘤可能具有不同的突变,多种肿瘤可能有共同的突变。很多治疗肿瘤的药物都是针对基因突变。所以越来越多的医生意识到治疗肿瘤不能仅靠经验来判断,需要更多精准的检测,从而准确治疗肿瘤。这里精准的检测就需要标志物。标志物分很多种,小分子蛋白标志物、基因标志物(突变、表达量或表达谱)。各种标志物发挥的时间地点也是不一样的。因此及时有效取到肿瘤细胞信息将是一个需要攻克的难点。不过也有成功的例子,如北京博尔诚Septin9 基因甲基化用于早期结直肠癌低危人群的预测。
  最后就是希望通过精准医疗的发展和实施,肿瘤能够变成一个真正的慢性病。
  2、慢性代谢性疾病。
  目前在美国最主要的慢性代谢性疾病应该就是糖尿病了。对于中国,糖尿病也是最大挑战之一。在中国糖尿病群体很大,但是准糖尿病的人群更多,如果能够在准糖尿病期加以干预,是可以逆转的。对准糖尿病人群进行基因检测等方法就可以预测其致病风险。因此,基因检测在一定程度上是很有作用的,可以根据基因检测的结果提出相应的建议以及预防措施。
  微生物基因组测序
  赵国屏:说到基因组,就不得不说人体微生物基因组,也称之为人体的第二套基因组。人体微生物对人体健康是非常重要的,这不仅仅体现在肠道微生物上。人体微生物进入人体的部位和时间早晚对人以后的生长发育是有很大影响的。比如精神病等疾病就可能和人小时候受到的微生物感染有关。甚至,目前有一种说法,尽可能不要做剖腹产,正常分娩的小孩最先接触的菌群是孕妇身上的菌群,而剖腹产则不是,这对建立小孩儿人体菌群是有影响的。目前研究的人体微生物中,除了肠道以及肠壁上的微生物,还有牙齿中的微生物,而做的最好的就是引起蛀牙的一个微生物。
  关于基因伦理的思考
  赵国屏:在目前,基因检测需要的费用还是很高的,机构不可能会免费对所有人做检测。基因检测只有通过商业公司才能得到推广。况且基因检测所得到的预测也只是一个概率问题,并不是说一定会得某种疾病等。
  基因检测所涉及的伦理问题归根结底体现在两方面:1、客户方面,所付的费用是否值得;2、基因预测准不准的问题,基因预测准确与否是需要大量的数据和经过一段时间才能得到验证。因此,我国应该制定相应的法律法规去规范基因检测,以保证基因检测的实施。这样一方面做了基因检测这件事,另一方面也保证了客户的利益。在国外,就有很明确的基因检测解读的规定,只有基因咨询师才能解读。另外,基因检测的费用也要逐步降下来。当有一天4P医学真正做好以后,医患之间的紧张关系自然而然会得到缓解。


赵国屏院士简介:

1982年获复旦大学微生物学专业学士学位。1990年获美国普度大学生物化学博士学位。2005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2011年当选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2014年被授予Purdue大学荣誉博士学位。现任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植物生理生态研究所研究员,中科院合成生物学重点实验室主任。

(转化医学网360zhyx.com)

评论:
评 论
共有 0 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