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活动

长三角基因检测联盟
分子诊断论坛

CTM期刊 |外科创伤在癌症患者可以导致免疫抑制:最新进展和可能的治疗选择

首页 » 产业 » 行业 2020-05-16 CTM期刊 赞(7)
分享: 
导读
目前实体瘤的主要治疗方法是外科切除。但是,即便是接受了治愈性切除,术后复发仍高达20-66%。癌症患者肿瘤切除术后主要死亡原因是转移。这些临床证据表明外科手术可以导致肿瘤的播散或者肿瘤细胞的增殖。
  目前实体瘤的主要治疗方法是外科切除。但是,即便是接受了治愈性切除,术后复发仍高达20-66%。癌症患者肿瘤切除术后主要死亡原因是转移。这些临床证据表明外科手术可以导致肿瘤的播散或者肿瘤细胞的增殖。外科手术可以导致实体瘤细胞在循环系统内播散,因为手术引起的无菌性炎症可以促进循环系统内肿瘤细胞的存活及转移生长。除此之外,有研究表明外科手术带来的应激反应可以使细胞免疫受到损伤,进而促进肿瘤细胞的增殖。IFN-?是抑制肿瘤转移的必要细胞因子,有研究表明结直肠癌术后IFN-?受抑制。有研究表明CD8+ T细胞总数在术后减少,最终可以促进外科播种的肿瘤细胞的生长。到目前为止,临床已经证实有多种恶性肿瘤的外科治疗可以导致患者术后免疫抑制状态,这些肿瘤包括胸部的一些恶性肿瘤,肾癌,胃癌,结直肠癌,胰腺癌,乳腺癌,卵巢癌,前列腺癌和肉瘤等。

  2020年4月29日,Clinical and Translational Medicine杂志在线发表了四川大学Xiawei Wei教授团队的综述 “ Surgical trauma-induced immunosuppression in cancer: Recent advances and the potential therapies”[6] 。

  目前外科切除仍然是实体瘤的主要治疗方法,特别是对一些局限性的疾病。但是,术后免疫抑制给癌细胞的增殖提供了一个窗口,唤醒了休眠的癌细胞,导致肿瘤的快速复发和转移。这种手术后的免疫抑制状态与手术的创伤程度有关,例如大规模的开放式手术远比小的微创手术引起的术后免疫抑制严重得多。外科手术引起的组织损伤以及接下来的伤口修复过程可以引起一系列的细胞免疫改变。术后患者循环系统内损伤相关的分子标志物(DAMPs)水平升高,导致局部和系统性炎症。术后即刻炎症因子的表达谱与癌症患者的预后有关。中性粒细胞最先对外科创伤作出反应,中性粒细胞分泌的中性粒细胞外陷阱(NETs)可以促进癌症的进展。伤口愈合过程中激活的巨噬细胞呈现出肿瘤相关表型,这种表型有利于肿瘤细胞的存活。此外,一系列细胞的扩增和激活都可以加重免疫抑制并促使转移前微环境的形成,这些细胞包括髓细胞来源的抑制细胞(MDSCs),调节性T 细胞(Tregs)或者高水平程序化死亡配体-1,血管内皮细胞生长因子等。

  有一些治疗方法可以减少手术带来的细胞免疫损伤,这些治疗方法包括抗MDSCs,抗术后炎症或细胞焦亡,免疫治疗与外科手术联合治疗,抗血管生成,针对中性粒细胞、巨噬细胞、MDSCs或Tregs等的靶向治疗。此外有时加强术后康复治疗会促进术后免疫系统的恢复。总之,目前关于如何改善术后细胞免疫的治疗方法还十分缺少。在外科手术相关的免疫失常的分子机制,免疫抑制细胞的表型和研发更加有效的治疗手段等方面人们还需进行更加深入的探索。


  [文章链接/ DOI号]
  <https://doi.org/10.1002/ctm2.24>
  REFERENCES
  1. Pan H, Gray R, Braybrooke J, et al. 20-year risks of breast-cancer recurrence after stopping endocrine therapy at 5 years. N Engl J Med. 2017;377(19):1836-1846.
  2. Shapiro J, van Lanschot JJB, Hulshof M, et al. Neoadjuvantchemoradiotherapy plus surgery versus surgery alone for oesophageal or junctional cancer (CROSS): long-term results of a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 Lancet Oncol. 2015;16(9):1090-1098.
  3. Mahvi DA, Liu R, GrinstaffMW, Colson YL, Raut CP. Local cancer recurrence: the realities, 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 for new therapies. CA Cancer J Clin. 2018;68(6):488-505.
  4. Alieva M, van Rheenen J, Broekman MLD. Potential impact ofinvasive surgical procedures on primary tumor growth and metastasis. Clin Exp Metastasis. 2018;35(4):319-331.
  5. Tohme S, Simmons RL, Tsung A. Surgery for cancer: a trigger formetastases. Cancer Res. 2017;77(7):1548-1552.
  6. Tang F, Tie Y, Tu C, Wei X. Surgical trauma-induced immunosuppression in cancer: Recent advances and the potential therapies. Clin Transl Med . 2020;10:199-223.

评论:
评 论
共有 0 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