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活动

[抗癌日报]-FDA动静很大 两天批准三个抗癌药(PD-1增加新适应症)

首页 » 研究 » 新药研发 2018-06-15 网络 赞(2)
分享: 
导读
PD-1明星药——K药获批治疗宫颈癌,使得宫颈癌成为可注射疫苗预防、可手术、化疗、免疫药物治疗的癌症。仅一天时间,K药又获得一个新适应症批准,同时,贝伐单抗也被批准增加一个新适应症。

编者按

昨天,小编报道了PD-1明星药——K药获批治疗宫颈癌,使得宫颈癌成为可注射疫苗预防、可手术、化疗、免疫药物治疗的癌症。仅一天时间,K药又获得一个新适应症批准,同时,贝伐单抗也被批准增加一个新适应症,随Vicki一起来看看具体内容吧!


1、贝伐单抗获批治疗卵巢癌

2018年6月13日,美国FDA批准贝伐单抗(Avastin,Genentech,Inc.)联合卡铂和紫杉醇用于上皮性卵巢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患者,随后采用单药贝伐单抗治疗,用于III或IV期初次手术术后。


批准基于GOG-0218(NCT00262847),一项多中心,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三组研究,评估贝伐单抗联合卡铂和紫杉醇治疗III或IV期上皮性卵巢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初次手术切除后的治疗效果。将患者(1:1:1)随机分配到卡铂加紫杉醇(无贝伐单抗),卡铂加紫杉醇加贝伐单抗达6个周期,或卡铂加紫杉醇加贝伐单抗6个周期+单药贝伐单抗增加16个剂量。每三周静脉注射贝伐单抗15mg /kg。在该试验中,1,215名患者接受至少一个贝伐单抗剂量。


主要结果评估无进展生存期(PFS),总生存(OS)是次要结果。接受贝伐单抗联合化疗后接受单药贝伐珠单抗的患者的中位PFS为18.2个月。对于接受贝伐单抗联合化疗无单药贝伐单抗的患者,中位PFS为12.8个月。对于接受无贝伐单抗化疗的患者,中位PFS为12.0个月。贝伐单抗联合化疗后单独再贝伐单抗治疗的中位OS为43.8个月,而单独化疗组为40.6个月。


较高发生率(≥5%)不良反应为腹泻,恶心,口腔炎,疲劳,关节痛,肌无力,肢体疼痛,构音障碍,头痛,呼吸困难,鼻粘膜病症和高血压。较高发生率(≥2%)的3-4级不良反应为疲劳,高血压,血小板计数下降和白细胞计数下降。


2、K药连续获批两适应症这次是淋巴瘤患者的福音

昨日,我们刚刚报道了FDA对于K药用于治疗宫颈癌的批准,今日再添喜讯,K药又一适应症获批。就在昨天,美国FDA批准pembrolizumab(Keytruda,派姆单抗)用于治疗难治性原发性纵隔大B细胞淋巴瘤(PMBCL)的成人和儿科患者,曾至少使用两线治疗后仍旧复发。


批准是基于来自多中心,开放标签,单臂试验KEYNOTE-170(NCT02576990)的53位复发或难治性PMBCL患者的数据。患者接受每3周静脉注射200mg Pembrolizumab,直到不可接受的毒性或病情进展,或对于没有进展的患者最多24个月。总体有效率为45%,其中包括11%完全缓解和34%部分缓解。在随访期内(中位数为9.7个月)中位反应时间没有达到。第一次客观反应的中位时间为2.8个月,不推荐派姆单抗治疗需要紧急减瘤治疗的PMBCL患者。


KEYNOTE-170中,≥10%PMBCL患者最常见的不良反应是肌肉骨骼疼痛,上呼吸道感染,发热,疲劳,咳嗽,呼吸困难,腹泻,腹痛,恶心,心律失常和头痛。Pembrolizumab分别因8%和15%患者的不良反应而停药或中断治疗。25%的患者有不良反应需要全身皮质类固醇治疗,26%的患者发生了严重的不良反应。



3、高科技:帮助发现更多黑色素瘤亚型

免疫细胞基于观察到的特征通常被分为不同的类型,例如T细胞和B细胞。但在Nature Communications上发表的一项新研究表明细胞其实更为复杂。普渡大学的研究人员创建了一种名为ACTION的算法,根据细胞的主要功能对细胞进行分组,并确定对这些功能的负责基因。发现了一种新的黑色素瘤亚型,这种皮肤癌可能有多种个性化治疗。


Gleic教授说:我们可以根据细胞类型来了解他们,也可以从功能角度考虑它们。并不全是纯粹的一种功能,例如,研究结果显示,可能一个功能80%,另一个功能20%。不仅单个细胞在一个区域中执行的任务存在差异,而且细胞在不同情况下的行为也不同。细胞在肿瘤周围的表现与身体其他部位不同。这些信息可以通过单个细胞的高分辨率基因表达读数来测量。

ACTION框架有助于分解这些信息并全面解读功能特性。它有三个主要组成部分:识别细胞的功能特性,根据其主导功能对它们进行分类,并重建负责调解其身份的调节系统。新发现的黑素瘤亚型与标准黑素瘤相比存活率和治疗反应不同。介导细胞功能的因素和开启、关闭功能的开关被用于这些新的亚型的确定,为未来的药物提供新的生物标志物和潜在的靶标。使用像ACTION这样的程序,我们可以为每个人获得细胞的功能性景观,这将使我们能够进行微型靶向并真正接受精准医学的治疗。


4、专家提醒:血液肿瘤要监控副作用

靶向和免疫疗法的出现显着改善了血癌的生存率,柳叶刀血液学委员会的一个新委员会报告呼吁需要对随时间推移而发展的知之甚少的副作用进行评估。具体而言,新的慢性或持续疗法对患者的毒性随时间变化和对患者的耐受性尚未明确定,并且现有报告机制很难捕捉到。


委员会主席Dr. Gita Thanarajasingam表示,患者现在面临的挑战不仅是处理血液系统恶性肿瘤,还要管理治疗引起的急性、慢性、累积性和迟发性毒性,必须优先考虑和进一步开发解决毒性评估广泛方面的措施,提供准确,全面,以患者为中心的毒性报告,这将有效地提高患有血癌的患者的护理。


作者提出了评估和报告不良事件以补充当前方法的新方法。这些措施包括扩大报告范围以外的高级别、急性毒副作用,以更加标准化的方式捕获较不严重但长期的副作用,以及累积和迟发效应。虽然某些方案的短期副作用可能包括一个周期内几天发生的恶心和呕吐,但长期效应可能包括神经病变,随着药物持续暴露,神经病变会随时间而恶化,并且即使在治疗完成后也可能持续存在。因此,在治疗之余,副作用的监管尤为重要。



5、为何卵巢癌不易发现?

根据美国癌症协会的资料,估计每年有超过22,000名妇女遭遇卵巢癌,它是妇女癌症死亡的第五大原因。


与其他妇科癌症不同,迄今都没有筛查卵巢癌的检测方法。尽管一些被诊断患有卵巢癌的妇女CA 125蛋白水平升高,但相关的血液检查对于卵巢癌筛查来说不够准确,因为许多非癌症状况也会增加CA 125水平。


由于其症状模糊,卵巢癌在早期很难发现。妇女可能会出现便秘、腹胀、进食后的饱腹感和背部疼痛。虽然卵巢癌倾向于在绝经后妇女中出现,但任何人都可能面临风险,包括吸烟、子宫内膜异位症、多囊卵巢疾病和肥胖在内的一些因素可能会增加女性患卵巢癌的风险。


约20%的卵巢癌是由基因突变引起的。最有可能增加卵巢癌风险的基因是BRCA1和BRCA2。这些基因也影响女性患乳腺癌的风险。还有导致Lynch综合征的基因突变,与结肠癌相关的遗传病,也增加了女性患卵巢癌的风险。


可喜的是,现在有多种有效的治疗选择,包括个体化的药物治疗和免疫治疗。目前有超过1,350种卵巢癌临床试验,包括旨在预防复发的疫苗试验。由于不是所有的肿瘤都对治疗反应良好,Wahner Hendrickson博士建议所有卵巢癌患者都要接受基因检测,以了解哪种治疗方法可能效果最好。


6、奥拉帕尼有治疗儿童肝母细胞瘤的潜力

根据一项最新研究,FDA已经批准的一种卵巢癌及乳腺癌药物Olaparib在治疗儿童侵袭性肝癌的有很大潜力。


辛辛那提儿童医院医学中心的科学家发现,药物Olaparib有助于阻断细胞核中的蛋白质,称为PARP1。在对51例肝母细胞瘤肿瘤样本进行的测试中,研究人员发现蛋白质水平高度升高。研究人员Timchenko说,PARP1可以修饰细胞核中的染色质结构,从而推动肝癌化疗耐药。PARP1与许多癌症相关基因内的DNA区域结合并激活其在肝母细胞瘤中的表达以驱动该疾病。但是当药物阻断肿瘤细胞中的PARP1时,癌症进展减缓或停止。


(转化医学网360zhyx.com)

评论:
评 论
共有 0 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