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活动

医疗健康第一直聘平台
第六届中国国际免疫治疗创新论坛
BIOMEDevice China 2017 中国生物材料医疗器械论坛
生物医药产业论坛

功能医学之问:功能医学与临床医学——“治未病”与“治已病”

首页 » 《转》访 2017-03-16 转化医学网 赞(8)
分享: 
导读
《转》访是转化医学网的品牌专访栏目,是业内专家、大佬、知名企业智慧交流碰撞的平台,也是促进行业健康发展的重要力量,《转》访致力于打造转化医学领域最知名的专家访谈栏目。

33-5日,全球首届国际精准应用功能医学和基因组学临床实践交流会在上海隆重召开,会上全球功能医学检测之父Richard S. Lord、国际精准医学协会Charles Gant博士以及麻省理工学院博士Shalesh Kaushal作为演讲嘉宾进行了多场精彩演讲,会后转化医学网及其他媒体有幸邀请到三位博士接受我们的访谈,以下是访谈具体内容:

专家们能否为我们简单的介绍下功能医学及其在临床应用上的实际意义?

Dr. Kaushal:功能医学是指通过系统性的生理、生化的研究方法来帮助我们更好的了解病人的一个病情、症状。我们通过测定一些生理、生化标志物的测定、衡量,比如有机酸的检测,来得知每位病人基因学以及生化层面的具体信息,通过掌握这些信息我们可以更好的理解一些疾病。举个例子:比如说高血压或者老年痴呆,可能并不单单是血管的疾病,大脑的疾病,而更有可能是一个全身性的疾病,这个时候从功能医学的角度来讲,我们应该从全身性的角度来考虑,采取生理性的措施治疗这些疾病。

我们认为医学应分为,功能医学与临床医学,前者更注重在“治未病”,后者则是“治已病”。现在的很多人去到医院看病,觉得身体不舒服,但医生查看后有没有发现病症,而他其实正处于的就是“未病”不健康状态,应属于功能医学调养范畴。虽然我们都认为现在的传统医学,也就是使用药物进行治疗,是有存在的必要的,但是从功能医学的角度来说,我们希望能够通过一些生理、生化层次的改善使病人的生理功能达到最优的状态。

当前,精准医学是个热门话题,不知功能医学与精准医学有何联系?

Dr. Gant:精准医学也是一个比较新的名词,精准医学可以说是一种结合了功能医学和基因组学的新型医学概念与医疗模式,我们都知道,传统的医学是以药物治疗为基础的,而精准医学则是通过应用基因组学的原理,帮助我们找到并开发出更好的、更有针对性的药物来治疗多种疾病。可以这样理解:精准医学是根据每个人的个体需求来使用相应的药物以解决个体患者的疾病问题,而这和功能医学具有一定的相似性,就我个人而言,我在功能医学的实际应用中,也是对我的大部分病人使用进行药物治疗,所以说在功能医学的治疗过程也是使用了药物的。

从基因组学的角度来讲,功能医学的目的是为了给每一位患者找到过敏源上的的问题,包括毒理学上的一些潜在易感的原因,如重金属毒性等等,这其实从某种角度上来讲也是一种个体化。此外,我们也在通过基因组学的检测寻找每个人可能存在的免疫缺陷,由此来说功能医学也是属于精准医疗的一个部分。

当然我也同意功能医学和传统的中医药治疗是有一定的相似性的,因为传统的中医药治疗也是根据不同的病人的症状,来决定到底哪一种中草药更加适合这位病人,从而确认所使用的治疗方法,从这个角度来讲功能医学与传统的中医药治疗是有一定的相似之处的。

中国患有慢性疾病的人越来越多,功能医学能否有效缓解这一现状?

Dr. Lord:功能医学与精准医学不同,精准医学更多的是关注对于个体而言,如何才能更为准确的使用某种药物,如何来准确的界定这种药物的使用剂量。而功能医学更多的是侧重于如何精准的,或者说更好的、更有针对性的对个体补充营养,比如说维生素b1、维生素b2、锌、镁。我们现在有很多的检测手段,来帮助我们很好的了解到每一个个体从基因组学的角度上,对于营养有一个怎样的个体化的要求,这些信息的掌握可以帮助我们更好的管理慢病,比如说高血压等等。通常这些慢病我们把它追踪到根源都会发现,很多都是因为某种营养元素的缺乏或者说某种毒素的过量所导致的。

Dr. Gant:此外,功能医学可能更多关注的是怎样维持一种长期的可持续的生理健康状态,而并不是寻求一种立竿见影的治好疾病的方法,比如最近美国国家健康研究所宣布引起高血压的其中一个可能原因是汞的毒性,对于高血压我们可以选择长期服用昂贵的降压药进行管理,而这样一种长期服用降压药的方式可能并没有很好的针对疾病的根本原因,但是从功能医学的角度来讲,我们会去关注高血压的根本原因,比如说可能是汞的毒性所引起的。很多时候,医药行业通常会通过前期的研究投入来企图寻求一些非常快的解决方案,但是从功能医学的角度来讲,通过着眼于根本原因,长期来看的确能缓解一些相关医疗行业的疾病压力或者说治疗花费。

功能医学和目前主流的临床医学相比,在哪些疾病方面更加具有优势?

Dr. Gant:其实如果说在哪一些疾病领域的话,我们可以说是全部的疾病领域。但是功能医学更多的比较适用于一些心理上,或者说生理上的慢性疾病的长期管理,而不是像传统医学或临床医学那样,用于疾病的急性期的管理或治疗。在美国曾经有这样的一个看法:如果说某一种医疗方式对于疾病的急性期能够很好、很有效的治疗或管理,相应的这种医疗方式也非常适合用于慢性病的管理。但其实这样的一个假设是错误的。疾病的急性期或慢性期,其实所使用的药物或管理方式是完全不同种类的,所用的治疗方式也完全不一样。如果按照之前的假设的话,其实就有点像是你有一个食物过敏的问题,但却做了一个胆囊手术,这可以说是风马牛不相及的。

功能医学的检测和传统临床医学检查有何区别之处?

Dr. Lord:功能医学的检查和传统临床医学的检查其实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大部分的传统临床医学检查其实是做一个诊断用途,这个检查多半是帮助医生进行一个病情的诊断,所以说传统的医学检查的参考值就有可能偏高,需要疾病进展到一定的严重程度才可能被医学上检测定为异常。而功能医学的检查更多的是基于个体的维生素水平的平衡,我们知道维生素等等营养素都有不同的生成和代谢的通路,它在我们体内的水平可能很高或很低。但是打个比方,如果有个人我们发现他的血清维生素a 的水平比较低,我们不会真正等到他出现维生素a严重缺乏的情况才进行介入或者干预,很多时候我们可能会提前给出一些干预。

Dr. Gant:此外,其他的一些生理指标如果太高的话我们也不会等到水平达到95%或者说99%阈值的时候才开始干预,也许对于我们来说从80%的程度就已经开始采取相应的干预措施了,从这个角度来看功能医学的阈值相对来讲还是比较小一点的。因为我们所关注的都是一些人体当中营养因子的平衡,并不是像我们传统医学那样检测某种病原微生物的水平,而是更多的去关注怎样才能达到一个平衡的营养状态,通常情况下我们可能更多的去调节肠道微生物菌群的活性来帮助病人达到一个好的营养状态,在疾病真正发生之前进行相应的管理。就比如说维生素a在我们体内的代谢,我们知道维生素a的生成是涉及β胡萝卜素的,而有一些病人从基因上来讲可能就存在这样一个功能的缺乏,那么我们通过一些基因组学的检测了解到这个信息后就参考正常的水平,对他的维生素水平进行一个调整,根据我们所了解到的病人的基本情况采取个体化的治疗,通过病人的基本情况做出个体化的治疗可以说是功能医学的一个精髓所在。

目前功能医学有哪些需要改善和解决的问题,在发展的过程中有哪些瓶颈?

Dr. Kaushal:功能医学的发展面临着一些挑战,这有可能是因为功能医学的关注重点是如何从生物化学的角度来解决疾病的根源问题,我们的着眼点在于从疾病的根源着手解决问题,这就要求我们对患者的检测数据要有更为全面的理解,这样才能更好的进行功能医学方面的治疗,就我个人的经验来讲,我在学习功能医学的过程中,随着我对功能医学了解的不断加深,我发现如果要很好的进行功能医学的应用的话,其实它所需要知识技能和我们传统的医学所接触到的培训是很不一样的。功能医学要求我们对于数据要有更为深入的研究,同时我们自身的想法也需要做出一定的改变。传统医学的话我们都是用一些比较少的数据,所以对于疾病的理解并没有那么深入,但从功能医学的角度来说,我们所需要的是对更为全面的大数据进行全面的理解和应用。

在美国,精准医学之所以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说法,是因为精准医学是根据个人的需求来进行药物的使用。在很多学术中心,特别是肿瘤医院,精准医学都得到了很好的应用,这些肿瘤医院在精准医疗的概念下,通过比如基因组学的研究针对性的对肿瘤进行治疗,都取得了一定的疗效,这也是为什么精准医疗如此受欢迎的一个重要原因。但是从功能医学的层面来说,我们使用比如说基因组学的数据,更多的是着眼于个体生理化学易感性上的应用,我们通过检测拿到的数据对患者进行全身性的生化易感性方面的分析,这样的一个着眼点也就意味着,功能医学相较于传统的临床医学需要进行更多的培训,这些培训能帮助从业人员对测序的基因组学数据有更为深刻的理解,同时有助于从业人员对于生理学、生化学拥有更多自己深入的理解。

各位专家专注于功能医学的研究和发展都已经有几十年的时间了,目前想通过这样的培训会议为大家带来什么呢?

Dr. Gant:我的另一个身份是国际精准医学院教育负责人,而行业内目前面临的问题是功能医学检测以及检测结果的解读,都需要培养更多专业的人士。因此,我们目前也在与中国的企业开展了很多培训工作,希望更好帮助临床工作,为病人服务。

专家简介:

Richard S. Lord, Ph.D.

国家健康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博士后,全球功能医学检测之父。40多年以来,Lord博士一直积极发展最新的检测方法学,用以评估病人的营养、毒素、细胞调节剂和微生物等状况。其重要贡献包括:为复杂退行性疾病提供个性化游离氨基酸,为常规临床代谢和肠道菌群失调的评估引入生物标记物。联合著作“Laboratory Evaluations for Integrative and Functional Medicine”(《综合功能医学的实验室评估》),开创了功能医学的理论基础和检验标准,已成为功能医学行业公认的圣经式教科书。曾担任Genova Diagnostics (Metametrix Clinical Laboratory) 的首席科学家及实验室负责人长达25年。近期,Lord博士已成为自闭症研究所智囊团之一。

请输入标题     abcdefg

Charles Gant M.D., Ph.D.

国际精准医学院教育培训负责人,是“精准医学”(包括综合功能医学和基因组学)的践行者。Dr. Gant在精神疾病方面开创了许多营养和解毒治疗方法,在美国医疗从业者中得到了广泛的应用。Dr. Gant为患者提供最新、最前沿的诊断性和功能性检查,帮助患者找到疾病的根本原因,然后针对性地优化患者的大脑和身体健康。这种基于科学的医疗手段可以扭转侵略性疾病、上瘾和精神疾病以及许多临床疾病,带给患者真正的治疗和康复。目前Dr. Gant在国际精准医学协会和国家综合健康协会执业。

请输入标题     abcdefg

Shalesh Kaushal, M.D., PhD

耶鲁大学学士、霍普金斯大学医学博士、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卡西奥博士研究的重点是了解引起视网膜和黄斑变性的细胞、分子和生化因素,实验室主要围绕了解引起这些视网膜疾病相关的生化、小分子和遗传途径展开研究。其中一些创新性的成就引发了临床医生进行临床试验。现研究方向为减轻眼科疾病的营养品。卡西奥博士曾在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巴恩斯视网膜研究所担任视网膜外科研究员,是三个生物技术公司的创始人,是大多数领先眼科制药公司的顾问,是美国营养学院(American College of Nutrition,ACN)西利格研究奖的获得者,已得到美国眼科委员会(American Board of Ophthalmology)和美国综合整体医学委员会(American Board of Integrative and Holistic Medicine,ABIHM)的认证。

(转化医学网360zhyx.com)

评论:
评 论
共有 0 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