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活动

医疗健康第一直聘平台
第六届中国国际免疫治疗创新论坛
BIOMEDevice China 2017 中国生物材料医疗器械论坛
2017(第八届)细胞治疗国际研讨会
生物医药产业论坛

2016《转》访精华节选之研究类访谈(中)

首页 » 产业 » 人物 2016-12-30 转化医学网 赞(2)
分享: 
导读
《转》访是转化医学网的品牌专访栏目,是业内专家、大佬、知名企业智慧交流碰撞的平台,也是促进行业健康发展的重要力量,《转》访致力于打造转化医学领域最知名的专家访谈栏目。

《转》访是转化医学网的品牌专访栏目,是业内专家、大佬、知名企业智慧交流碰撞的平台,也是促进行业健康发展的重要力量,《转》访致力于打造转化医学领域最知名的专家访谈栏目。那么,2016转化医学网都访谈了哪些专家,他们又有哪些不同的观点,让我们共同回顾一下.


1、《转》访中国医科大学刘云鹏教授:精准医疗刚刚起步,仍需不断向前推进

改善胰腺癌的治疗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说,第一,胰腺癌是恶性度最高的肿瘤,手术治疗是唯一的根治性治疗方法。胰腺癌手术是所有肿瘤手术中最复杂的,因此要想提高外科手术的治愈率要从两个方面下功夫。一个是早诊,因为胰腺癌患者中能进行根治切除的人很少,没有早诊,我们所做的手术大多只是勉强为之,因此,在我国存在着过度手术的现象,即有些患者并不适合手术,但是却给予了手术治疗,导致患者的存活时间很短。另一个是,对于适合手术的患者,在外科手术中要做到R0切除。目前关于R0切除的标准提高了,比原来更严了,如果能达到新的标准,可进一步提高治愈率。第二,未来更有发展前景的是药物治疗,虽然目前药物治疗的效果有限,但相比于二十年前已经有了很大进步。现在药物和手术治疗都存在的问题是针对一群患者使用同一治疗,结果只有部分患者有效,导致我们认为这种治疗方式获益不大。然而,如果我们能够把获益的人群筛选出来,即使是基于现有的治疗方法,也会取得很好的效果。胰腺癌面临的最大挑战是,进入到分子靶向时代之后,很多肿瘤从靶向治疗中获益匪浅,但胰腺癌非常不理想,靶向治疗的临床研究几乎都是失败的,因此对于胰腺癌患者目前仍然以化疗为主,而筛选出对靶向药敏感的优势人群是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第三,胰腺癌放疗由于对周边脏器的损伤比较大,限制了它的应用,但随着未来技术的提高,副作用也会逐渐降低,筛选出对放疗敏感的人群也是现在面临的一个主要挑战。

2、《转》访傅启华教授:分子诊断助力精准医疗的实施

儿童是祖国的未来,是每个家庭的希望所在,儿童的健康涉及千家万户的幸福与快乐,关乎国家的未来和发展,是构建和谐社会、幸福中国的重要基础。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儿科转化医学研究所以儿童健康事业为己任,研究成果不仅是对科学问题的探索,更重要的是对儿童重大疾病的认识和为研究新的诊断技术、治疗方法和药物提供关键的理论依据和技术支撑,从而有助于儿童重大疾病和重要健康问题的规范化综合防治体系的研究和建立。分子诊断在儿科转化医学研究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我们不仅可以利用分子生物学技术从分子水平上认识疾病的生物学特性和致病机制,更重要的是可以利用分子诊断技术对疾病进行早期诊断、精确诊断,为疾病的早期治疗、临床预后等提供科学依据。我们所的出生缺陷研究室,已经利用基因芯片、下一代测序等分子诊断技术,为出生缺陷性疾病的诊断,特别是一些疑难罕见病的诊断,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3、《转》访贺林院士:真正的价值是在遗传信息的解读上,也就是遗传咨询要做的事

出生缺陷的方法我进行了一个简单的归类:1、NGS(next-generation sequencing,下一代测序)在整个科学界的技术方面起来了一个颠覆都作用,使得一系列的工作就紧跟而上。2、NIPT(Non-invasive Prenatal Testing,无创产前基因检测)这个大家都比较熟悉,特别是21三体唐氏综合症、18三体爱德华氏综合征、13三体帕陶氏综合征,这些技术都已经十分成熟且比较广泛的应用,达到了一个新常态。3、另外就是PGS(Preimplantation Genetic Screening,胚胎植入前遗传学筛查),PGD(preimplantation genetic diagnosis,植入前基因诊断)这类生殖健康检测。主要也是受益二代测序的发展,在体外受精后一段时期取一个或几个细胞进行测序分析,待检测结果展示合格时再将胚胎细胞植入母体。4、除了检测技术,我觉得很重要的因素是遗传咨询,因为遗传咨询对控制出生缺陷发病生率来说起到一个至关重要都作用,假如没有一个很好的遗传咨询就会导致忽略掉很多问题,从而让百姓患者花很多不必要的钱,包括对肿瘤的一些检测和认识,因此遗传咨询显得十分重要。

4、《转》访谷口修一教授:脐血库如何平稳度过“最后一公里”

造血干细胞移植主要包括骨髓移植、外周血干细胞移植、脐带血干细胞移植。由于骨髓为造血器官,早期进行的均为骨髓移植。1958年法国肿瘤学家Mathe首先对放射性意外伤者进行了骨髓移植。1968年Gatti应用骨髓移植成功治疗了一例重症联合免疫缺陷患者。上世纪70年代后,随着人类白细胞抗原(HLA)的发现、血液制品及抗生素等支持治疗的进展,全环境保护性治疗措施以及造血生长因子的广泛应用,造血干细胞移植技术得到了快速发展。1977年托马斯报道100例晚期白血病病人经HLA相合同胞的骨髓移植后,13例奇迹般长期生存。从此全世界应用骨髓移植治疗白血病、再生障碍性贫血及其他严重血液病、急性放射病及部分恶性肿瘤等方面取得巨大成功,开创临床治疗白血病及恶性肿瘤的新纪元。骨髓移植技术使众多白血病患者得到救治,长期生存率提高50%—70%。

5、《转》访洪明奇教授:从科学的视角解惑对乳腺癌的“质疑”

癌症基因治疗是依靠遗传物质基因通过某种手段导入体内或肿瘤内,从而达到阻止肿瘤生长、转移、复发的目的。近年来的研究表明基因治疗为攻克癌症开辟了新的途径。目前治疗中常用的治疗性基因主要有这几类:直接杀伤或抑制癌细胞生长的基因,包括抑癌基因、程序性细胞死亡基因等;针对癌基因的反义疗法;导入自杀基因;导入细胞因子;转入耐药基因的治疗。

一般找到能够杀死癌症的相关基因比较容易,但是难的是如何将这些基因有效的“运输”到肿瘤部位,而不伤害正常细胞。这个“运输”载体的构建目前 仍然有很多技术问题需要攻克。

6、《转》访免疫界最高成就奖得主Sprent教授: CAR-T攻克实体瘤的新思路

现在的研究显示,CAR-T由于本身的“特性”,对血液瘤(liquid tumor)有效,对实体瘤(solid tumor)效果不佳。在全球最大的临床研究注册网站Clinicaltrials.gov上面进行检索,可以看到目前全球对CAR-T在血液瘤的临床试验比重远大于对实体瘤的临床研究。

在实体瘤方面,CAR-T疗法对黑色素瘤和肺癌等的作用效果还是比较好的。现在已经有一些公司和科研机构开始通过“改装”的CAR-T的方法来突破是对实体瘤的限制条件。我个人觉得要攻克实体瘤,CAR-T要进行这几方面的“改装”:一方面,跟其他疗法联合使用,先将实体瘤微环境的“阀门”打开,这样方面CAR-T的进入;另一方,与细胞间素、抗体类药物等联合使用,来治疗难治性肿瘤。相关研究表明通过基因修饰使CAR-T共表达一些关键的细胞因子,例如IL-12,对免疫细胞克服实体瘤微环境的抑制有一定的作用。

7、《转》访范建兵博士:癌症的未来——变身可控的慢性病

基因检测解读的难易不能一概而论。有些基因突变/基因组异常的临床意义已经非常明确,例如唐氏综合症,进行基因检测之后便可以做出清晰的临床解读,出具专业的临床指导意见。因此基因检测数据解读难易要视具体疾病/临床应用而定。国内在这一块基本属于空白,遗传咨询师(基因数据解释者)可以站在专业的角度进行分析,但个人的知识毕竟有限,而且难以规范化,如果没有行业标准,解读的客观公正性就没法得到保障。所以政府和社会在大型基础研究和转化研究方面的投入, 即建立各种疾病表型与基因分子分型之间的对应关系,是目前填补这块知识空白最有效的途径。另外政府有关部门相关政策和标准的出台也可以促进该行业的发展。 基准医疗愿意与同行及政府共同推进整个行业标准的制定和执行,更加科学的服务于精准医学事业。

8、《转》访梁爱斌教授:免疫疗法CAR-T与PD-1/L1的珠联璧合

CAR-T是T细胞的一种,它在追杀癌细胞时有三部曲:①Homing归巢;②Activated激活;③Persistence长的作用时间。所以CAR-T在实体瘤和血液瘤治疗中疗效的差异主要体现在:①血液系统里面到处都有癌细胞,当CAR-T进入血液后很容易发现“敌人”,并被癌细胞抗原所激活,从而快速增殖出更多的CAR-T细胞,这样血液系统中的癌细胞就容易被消灭掉。而当肿瘤细胞生长在肺、肝等组织中时,CAR-T细胞就很难与这些组织中的癌细胞进行“亲密”接触,也就很难消灭癌细胞;②CAR-T细胞与实体瘤中癌细胞的粘合度不高,使得CAR-T细胞很难被激活;③CAR-T细胞回输后具有代谢周期;④实体瘤中的PD-L1分子(这种分子就像一层筛网,保护着肿瘤细胞,免疫细胞中一类最为重要的抗肿瘤细胞)以及CTLA-4(细胞毒T淋巴细胞相关抗原4,又名CD152,是一种白细胞分化抗原,是T细胞上的一种跨膜受体,与CD28共同享有B7分子配体,而CTLA-4与B7分子结合后诱导T细胞无反应性,参与免疫反应的负调节)表达特别高;而T细胞,表面会表达一种叫PD-1的分子,这种分子一旦接触肿瘤细胞就会与PD-L1结合,而PD-L1会传递一种死亡信号给T细胞,T细胞这个战士即告“牺牲”。

9、《转》访楼文晖:PDX模型在胰腺癌精准医疗中的应用

PDX模型对胰腺癌患者非常重要。同一种抗肿瘤药物,对不同的胰腺癌患者的效果是不一样的。通过PDX模型的药物敏感性研究,可以很好地预测患者对某些药物是否敏感;另外通过大样本量的检测,也可以判断哪些BIO-MARKER对预测药物疗效有价值。

通常我们针对一个患者会做40多只荷瘤老鼠,检测结果非常清晰的显示哪一个药物组合是最佳的。当患者未来再出现转移或者复发时,就可以按照PDX模型预测的药物敏感性第一时间提供合适的用药方案。因为肿瘤的微环境对于肿瘤药物反应非常重要,所以这些信息较细胞学药敏研究更接近于患者体内的真实环境。(转化医学网360zhyx.com)
评论:
评 论
共有 0 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