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活动

专注生物医药求职招聘
2017全国功能基因组学高峰论坛
第三届中国国际化学药仿创开发论坛
2017上海生物医药招聘会

高校科研经费6成被套现,你信不信?

首页 » 产业 » 杂谈 2016-12-29 冯大诚科学网博客 赞(6)
分享: 
导读
今天(12月28日)早晨起来,照例浏览新闻。一条消息突入眼帘:《高校科研经费乱象:单位立项靠拼关系 6成被套现》。看到这样的消息,实在是吃了一惊:是不是“搜狐新闻”弄错了,网上搜了一下,还真是大家都这样在说。
今天(12月28日)早晨起来,照例浏览新闻。一条消息突入眼帘:《高校科研经费乱象:单位立项靠拼关系 6成被套现》。看到这样的消息,实在是吃了一惊:是不是“搜狐新闻”弄错了,网上搜了一下,还真是大家都这样在说。

仔细一看,这是法制日报记者的一篇文章,原标题:“高校科研经费管理乱象调查”。


该“调查”由三个小标题,分成三个部分。首先,文章告诉大家“不久前复旦大学医学院动物实验部原主任杨萍、医学院动物实验室原正、副主任敖红和黄爱民均以贪污罪分别被判刑”,文章叙述了该案的大致案情和处理结果。“在调查中,有多名高校领导和老师告诉记者,这种案子只是高校关于科研经费管理问题的冰山一角,复旦大学存在的问题也是全国高校普遍存在的问题。”

所谓“冰山一角”,那就意味着还有90%的“罪犯”还没有被挖出来,情况还严重得很。

第二部分主要转述了复旦大学一位“刘老师”的三点看法,即存在的三个问题:一是“立项申报,不拼实力拼‘关系’”;二是“经费花不完,报销靠造假”,“中国科协曾有过调查,在一些高校和研究机构,科研资金用于项目本身仅占40%左右,大量科研经费流失在项目之外”;三是“验收走过场,成果没人管”。

第三部分指出了“学校制度有缺陷亟待完善”。

我仔细检查了这篇文章,没有任何地方直接提到6成科研经费被套现的说法。提到“套现”地方还是这位“刘老师”所说问题中间的第二点:“经费花不完,报销靠造假”。“复旦大学更是规定,‘科研经费的使用和管理由项目负责人负责’。于是,为了套现,开具假发票、编造假合同、编制假账目等手段应有尽有、防不胜防”。而跟“6成”有关的还是这样一段话“中国科协曾有过调查,在一些高校和研究机构,科研资金用于项目本身仅占40%左右,大量科研经费流失在项目之外。”用于项目的仅占40%,剩下的“流失”了,那就是“6成套现”了。

很遗憾,科研经费6成流失是一个谣言,6成套现更是无稽之谈。

“中国科协调研宣传部”2016年1月 “受权说明”:“中国科协于2003年组织开展第一次全国科技工作者状况调查,并于2004年公开出版《全国科技工作者状况调查报告》(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该报告中有关内容为:‘三、直接用于科研项目的资金比例。调查结果显示,从全国来说,资金用于项目本身的比例在40%左右’,未有所谓‘科研经费流失’的相关内容。”中国科协的声明说:“针对科研经费数据不实报道,要求相关单位尽快采取措施予以澄清,同时保留追究责任的权利”(见2016年1月10日《科技日报》)。

事情就是这样,谣言的流播一霎千里,澄清留言可是难上加难。

对于高校科研经费6成被套现的调查报告说明了什么问题呢?

我看,作任何调查,首先要找准调查的对象。如果调查的对象对事情并不了解,那么就不能得到真正确实的情况,最多只能听到一些道听途说。而“道听途说。德之贼也”。其次,即使对于事情内情了解的,也应当多听几个人的意见,要听各方面的意见,“兼听则明”。这样才能够调查得到真实的情况。

要调查科研的问题,就要找若干位真正在做科学研究的人员。这就首先需要做一些“调查”,虽然文章说“复旦大学刘老师做科研多年,对业内操作了如指掌”。我却很怀疑这位“刘老师”是不是真的是正经做科研的人员,或者“刘老师”的说话是否被记者所正确领会。因为从记者的文章中“刘老师”的很多话都是一个在大学里做教师的人很难理解的。

就拿他所说“科研资金用于项目本身仅占40%左右,大量科研经费流失在项目之外”这段话来说吧。科研经费用于“项目本身”的部分,不可能是百分之百,有仪器费、房舍费、水电费、劳务费、差旅费、会议费等等,这些都是为完成科研项目所必需的。作为科研人员。这都是常识,怎么会除去这40%以外都是“流失”了呢?照理来说,像这种六成科研经费流失的天方夜谭式的故事在真正的科研工作者中是从来不会相信的。然而这位刘老师却认为真是如此。

文章中这段话很有意思:“刘老师以前每年都要负责三到四个科研项目,但近两三年来他几乎不做了。‘同事中,除了职称晋升需要,一般都不做科研,这虽是块肥肉,但风险太大了。’他说,学校虽然在建章立制方面没有进展,但财务规定明显严格了,以前那些可以报销的项目现在几乎被砍光了,科研真的不好做”。

复旦大学的教师现在“除了职称晋升需要,一般都不做科研”?我不知道复旦大学的同仁将怎么看待这样的言论。他们都因为做学校对经费管得紧了就不做科研了?不过,如果“刘老师”真的因为“肥肉”没有了而就不做科研,到确实有必要查一查他以前的行为。

需要指出,调查文章的作者似乎对于高校科研经费管理的基本知识还缺乏了解。例如,文章指责“复旦大学更是规定,‘科研经费的使用和管理由项目负责人负责’”。我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什么地方科研经费的使用和管理不是由项目负责人负责的,也想不出由什么人比项目负责人负责更合适。

我更想指出,传媒也是需要有他们的职业道德的。首先一条我想就应当是尊重事实。《法制日报》的调查虽然有很多缺点,毕竟文章中并没有直接说高校科研经费6成被套现的话。但是,在网站引用文章的时候却又衍生出“高校科研经费6成被套现”这样的辣人眼睛的语言。他们真的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高校科研经费管理的问题,给广大教师带来了极大的困扰。过死的刻板规定,浪费了教师们大量的宝贵精力,如今在教师中已经近乎“怨声载道”了。

李克强总理今年多次指出要“给教学和科研人员更多经费使用权”。他说:“一流科研机构、一流高校、一流科技成果从不是靠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管出来的”。他生动地比喻说,“政府对科研的管理有时候像‘对小学生’一样,严重束缚了广大科研人员和科研机构的手脚,影响了创新创造的积极性。”“不能简单套用针对行政人员的规定和经费管理办法,充分体现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要求,给教学和科研人员更多经费使用权,更多创新成果使用、处置和收益权,更好调动广大知识分子的积极性和创造性。”

我希望我们的媒体要为落实中央的正确政策多做宣传工作,不要老是“打横炮”,一而再、再而三地用“谣言惑众”。中国的发展需要科学技术的进步,而我们的传统却缺乏科学思想,我希望我们的媒体人也要有点进步,为中国的科技进步出一点力量,不要反其道而行之,一而再、再而三的煽动“反智主义”的情绪。(转化医学网360zhyx.com)
评论:
评 论
共有 0 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