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活动

医疗健康第一直聘平台
第六届中国国际免疫治疗创新论坛
BIOMEDevice China 2017 中国生物材料医疗器械论坛
2017(第八届)细胞治疗国际研讨会
生物医药产业论坛

过度医疗,一个被滥用的“伪名词”!

首页 » 医声医事 2016-11-07 医学界肿瘤频道 赞(3)
分享: 
导读
作为肿瘤科大夫,在工作中,我经常会被患者和家属问,做这个检查有必要吗?还有必要治疗吗?虽然我会向患者和家属分析解释,但我知道,过度医疗的疑问,一直且普遍存在于大众心中。
作为肿瘤科大夫,在工作中,我经常会被患者和家属问,做这个检查有必要吗?还有必要治疗吗?虽然我会向患者和家属分析解释,但我知道,过度医疗的疑问,一直且普遍存在于大众心中。

前两天,一位医学媒体朋友发问:你们医生客观一点儿说,过度医疗是否普遍存在?其实这个问题我已思考很久,今天我力求客观地来讲述一下我的看法。

过度的“度”,谁来评判?

过没过度就在于这个“度”在哪里,在国人眼里,“过度医疗”是普遍存在的,这是大家对于医疗的恨和讨厌的原因之一。但是长久以来,这个“度”是由谁来评判的,又该由谁评判呢?

是患者吗?是医生吗?

医疗事件,你看到的就是“真相”吗?

医疗是一件复杂的事情,由非医疗群体来评判过度与否、正确与否显然难以客观公正。说两个当年轰动一时的医疗事件,当然这个事件不涉及度的问题,只是使用这个事件来向大家说明公众和医务人员对医疗事件的认知差异。

2010年7月,某媒体发布了轰动一时地缝肛门事件,即助产士缝合了产妇的肛门,多数公众首先选择相信,然后义愤填膺,将此事当做医务人员道德败坏的典型。

但是作为一个医生,我看到这个事件,首先觉得是难以置信的。肛门被缝很快就会被发现,然后就会被追责,就算是有个人恩怨,怎么会做出如此低级的报复给自己填麻烦呢?医疗职业最基本的要求是保障患者的安全,医生的职责怎么可能使他们向普通人一样可以任性所为呢?

最后事实证明,“缝肛门”是媒体和家属的主观臆断,这种主观臆断,不假思索、未经深入探讨就被带着腾腾的热气端上了桌面。

中国医务人员,有多少时候处在公众的主观臆断之中?

真理多是需要时间来检验的,真相往往很复杂,很多医学中的真相连医生都未必一下就能看懂,更何况公众呢?

还有2011年“八毛门”事件,一个婴儿因无法正常排便被医院诊断为先天性巨结肠,需要接受手术治疗,后患儿使用开塞露排便,就被媒体夸张地报道为10万元对八毛钱的治疗。公众看到这个事情的时候,一定又会以为医生要挣黑心钱了,但是作为一个医生,觉得哭笑不得,先天性巨结肠会导致患儿排便困难,有没有巨结肠,开塞露都是可以通便的,换句话说,开塞露就能排除巨结肠的存在吗?为什么仓促间就得出医生要挣黑心钱的结论呢?哪个医生会故意把不需要手术的患者推去做手术呢?

显而易见之事尚且如此,你认为的过度医疗,又真的过度了吗?

过度医疗,真的过度了吗?

你可能说,这是极端事件,平时看小病也要花几百,检查也是“一大堆”,我想心平气和地问大家,你认为检查浪费,但你明白检查与病情之间的关系吗?

也有人说,现在的医生不会看病,靠的全是机器。但事实是,辅助检查是最好的诊断依据和人体状况的反应,不注重检查结果的医生才是真的不会看病。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一个患者腹泻,要检查血常规、便常规、便培养、肾功、血离子等。很多患者会觉得,大夫你给我止泻就行了,我只是来开药的,你却给我做那么多的检查,不必要啊!但是,你知道吗,腹泻的原因有很多,包括感染和肿瘤等;腹泻的并发症也有很多,包括离子紊乱和肾功能衰竭等。反过来讲,如果你没做辅助检查,如果以后你发现了很严重的疾病,或者出现了严重的并发症,你就会怀疑大夫的医术,你就会说当初大夫怎么没好好看,没早点儿诊断,早点儿治疗呢?

所以很多时候,医生怎么做都是错,谁能体会到医生的难处呢?

既想达到治疗效果,又想不被“过度医疗”,又能保障自己所有的问题都被解决,如此优厚地对待自己,能否给医生一点儿宽容呢?

当你质疑一个感冒就花了几百块钱的时候,你要知道几百块钱在现在这个时代能做点儿什么,可能仅仅是买一件衣服而已。而你以为的感冒可能会是很严重的疾病,治疗更是三思而后行,因为医生要时刻注意“治错了”的后果。

医疗中的细节太多,有太多的利弊要衡量,很多事情尚没有成文的标准。当医生为此承担太多的时候,很多医生就会选择保守,会犹豫、会放弃,即使患者的获益可能大于风险。当医生寻求自我保护时,患者群体的利益就难以实现最大化。

一个医生的期待

我们不排除有不好的医生。当然,搞所谓的免疫治疗的莆田系和一些江湖游医并不能算作真正的医生。在现今,多数医生的素质和道德肯定不低于大众,医生是优秀人员的群体,不因为别的,只因为医生这个职业,只因为它救死扶伤的使命。

进入这个群体的人被责任所约束,为了不犯错误,为了保障安全,他们不停地学习,他们不停地思考,这个职业、这个时代都不允许他们庸俗。

人人追求和谐社会,追求医疗保障,人人对医疗品质有着最高的要求,而医疗是有成本的,如何让社会、让医院保障达到最高要求?作为一个医生,我想保障只能更好,难以最好。

社会不尽完美,医疗肯定也不尽完美,我只想说,医疗中的很多问题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那样严重,“过度医疗”不过是一个伪名词。当大家都在追求和谐社会的时候,医生们,只在期待更多的理解。(转化医学网360zhyx.com)
评论:
评 论
共有 2 条评论
  • 游客
  • 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