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活动

冬天到了,张锐身后的春雨和移动医疗能否安然度过?

首页 » 产业 » 杂谈 2016-10-09 健康点healthpoint 赞(2)
分享: 
导读
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成败之间真是只差一线。

  在国庆旅游的路上听到张锐去世消息,从震惊到难过,我始终不愿相信他真的离开了。想写点什么来又不知从何说起,我认识张锐的时间也就一年。他早就是名动江湖的大佬,虽然经常在大小会上见面,都是他在台上嬉笑怒骂,我在下面认真听努力想。他不是讲完就翩然离去,就是被几群人前堵后拥,难得有机会说上话。真正单独长谈的机会只有一次,印象中还是我极力在给他介绍自己的项目。平时都靠微信联系,基本都是我请他讲课或是办事。他回复都是干净利落的几个字: 成,没问题,一定来,回复晚了他还要客客气气地解释原因,哪怕是我这样不太熟的草根朋友。

  这两天朋友圈里铺天盖地都是纪念他的文章,看的让人心酸;缅怀的人群也早已超越移动医疗和创业圈,他的形象在我脑中前所未有的生动。这几天一直有写点什么祭奠他的冲动,又怕写得单薄乏味对不住这位移动医疗大神挥洒的人生,更不想被误会成借写文章来消费他。也许围绕着我跟他最经常的话题,也是他为之献身的事业——移动医疗来说更合适。

  就算今天,敬重张锐的人很多,但能理解和认可春雨医生的人还是不多。轻问诊不靠谱、不安全是最常见的反对意见,体验差、专家少、活跃度低也是普遍的牢骚。春雨医生是移动医疗的风向标,也是移动医疗的受气包,时不时就被拎出来作为不负责的创业代表来拷问一番,一篇莫名其妙的黑文也可以传得满城风雨。

  但是春雨已经五年,很多人担心的医疗事故并没有出现在轻问诊,大家还是低估了平台的约束能力。几千万真实用户和每天数十万问诊,说明可能你我不需要的服务在中国其实大有天地。

  从这个角度讲,几千万用户得感谢张锐,他捣鼓出来的新花样节省了用户不计其数的时间和金钱;几十万医生得感谢张锐,他的APP让医生的碎片时间可以阳光地变现;几万个移动医疗创业者得感谢张锐,他去年拿到的5000万美金融资让好多人第一次知道移动医疗,好多人还顺手抄了他的产品。

  去年春雨费力拆了VIE架构准备成为战略新兴板首批上市公司,如果不是战略新兴板临时取消,上市成功的春雨无论品牌还是资金都将获得质的飞跃,张锐所梦想的移动医疗事业就更加有了保障。可惜最后战略新兴板取消,春雨的战略被打乱,张锐也平添了几倍烦恼,给他早已透支的精力又压上了最后一根稻草。真应了这句古话: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成败之间真是只差一线。

  张锐是互联网超级产品经理,前所未有地把他做新闻的传播技巧轻盈地跟沉重的医疗嫁接起来,做出了医疗圈想不到的“轻问诊”;张锐也是个创新狂,‘自由定价’,“智能引擎”“空中诊所”,‘私人医生“,“服务电商”客厅医疗’,“O+O”各种模式玩法都是他的首创, 成或不成,他都在给我们探路;张锐是个天才的布道者,骨子里又是装满理想主义的文青,他善于用医疗美好的未来撩你,用苦恼的现实来激你,什么医院去中心化、医生开除医院、春雨的2020,院长和专家会以为他是个不懂医的大忽悠,可是张锐自己也信啊,而且用自己的命去尝试,直到生命终结。

  前几个月行业里就不断在传移动医疗的冬天来了,虽然我们都知道这是整个创业甚至实体经济的冬天。张锐突然就走了,春雨或者整个移动医疗能不能安然过冬呢?

  张锐是春雨的灵魂,他的离开对春雨的打击无疑非常沉重。无论在品牌代言,战略方向还是融资效果,都有不可估量的损失。好在春雨的品牌声誉和线上业务已经站稳脚跟,庞大的C端用户不会因此离去,业务收入也持续增长,生存不是问题。真正的挑战在于线上生态的拓展以及与线下医疗的融合,张锐在生前也没找到破解之道。春雨的模式探索已经在行业领先,中外也没有看得见的模式可借鉴,更没有像他这样想象力、执行力和号召力俱备的领军人可以带路。张锐宏大的布局很难有人能hold住,接下来业务如何取舍是李光辉等管理层首要的问题。

  张锐的离开对风雨中的移动医疗也是信心的重创,春雨几乎成为移动医疗的代言人,春雨也替行业做了无数的免费模式验证。缺少这样的带头大哥,不仅会少一些让人热血沸腾的愿景,也会让本来就低迷的互联网+医疗道路更加消沉,虽然我坚信它跟医疗+互联网一样都是能走通的模式。可以预见,张锐身后的移动医疗会更加强调面向B端用户, 更加突出服务于公立医院,更加强调马上就有收入,模式可靠盈利可期。学医疗干医疗的人本来就保守,没有张锐这样的“鲇鱼”来搅局,医疗创业的人也会趋于保守。

  好些评论张锐的文章都把他的离世归结于过度的创业焦虑和压力,尤其是因为高速成长和投资套现。不能说全无道理,但我接触到的春雨创业团队和投资人并不是这样急功近利,张锐的洒脱豁达其实比普通创业者更能承受压力。在我看,张锐英年早逝的根子在于他的个性,理想至上又责任心太强,给自己设定的道德和业务标准都太高远,以至于要用生命还偿还。他想做得事太多也太大,他低估了体制的抗拒力和变革的时间性;他给赚钱设下了很多标准,低估了在扭曲的体制里干净赚钱的难度;他对人太友善慷慨,看看别人的回忆才知道他居然跟这么多人都长谈过,还不算那700多个投资人。他不忌烟酒,这两样都是他创造力的源泉。可能也正是有这么多“缺点”,他才能成为这么有魅力的领导者,就像金庸笔下的萧峰或者古巴的革命斗士切·格瓦拉,注定是不能用凡人的标准来评判的。

  多数人会选择平安小心地过一生,但张锐选择的是激扬豪迈的人生,他宁愿如夜空中的烟花一样绚烂,让我们惊叹仰望。也许再也不会有互相打断十八次的对话了,有些故事在结束时我们才知道那是传奇。

  锐哥,走好!(转化医学网360zhyx.com)
评论:
评 论
共有 0 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