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活动

英国医生的控诉:上班第三天就不想干了

首页 » 产业 » 杂谈 2016-08-31 健康界 赞(2)
分享: 
导读
“巡视病房成了我上班的唯一动力。跟病人聊天似乎让我回到原点。当初选择这一行,就是希望帮助别人,照顾病人,做出成绩。”

 中国医生时常满肚子苦水,英国同行也好不到哪去,尤其是新人。英国《卫报》日前发布匿名医生文章,吐槽医生巨大的工作压力,同时控诉英国国民保健制度(NHS)经费不足、缺乏人手的窘境。

  负能量扑面而来。

  《卫报》译文如下:

  我怕了。我累了。我痛恨当医生。

  真没想到是这样。坐在公寓厨房的地上,我泪如雨下。爱人看着我,那表情震惊又担忧。我在病房工作的第3天已经结束,而我再也不想回去了。

  我已经给病人开出了第一份死亡证明。我曾经照顾过这位女性,如今检查她冰冷的尸体,我要努力不去想这是我第一次来停尸房。我曾用颤抖的双手给病人抽过血,此刻我已泪眼婆娑地坐在电脑前面,因为忘了怎么开药而手足无措。想到万一开错药,病人要受多少苦,我就吓得不敢动弹。

  在医学院学习时老师告诉我,当医生前两年是打基础的,跟上学的时候不一样。我做好了面对挑战的准备,但想不到居然没人帮我。我曾以为,我会加入一支成熟的团队,有人看着我,在身边支持我。在工作的第二天,我作为整个病房里唯一一个医生,坐在电脑前面。这时,我希望谁也别来问我任何问题。我毫无头绪,疲惫不堪,不知所措。

  第一天报到的时候我发现,无论新医生还是老医生,都是刚到这家医院的新人。第二天情况完全一样。哪里有运转顺畅的团队?压根就没有。上学的时候,我都是翻笔记,做表格。但是在医院上班第一天,我就遇到了完全陌生的电脑系统,而且每一次检验、开药,都得在电脑上走程序。

  过了下班的时间,我又加了两个小时的班,还没有加班费。我快速巡视病房,确认没有遗漏。病人和家属见了我都很高兴,问了几个问题,还说你已经工作12个小时了啊(其实没有一个人表示惊讶)。

  第二天,巡视病房成了我上班的唯一动力。跟病人聊天似乎让我回到原点。当初选择这一行,就是希望帮助别人,照顾病人,做出成绩。当晚,爱人回到家时,我已经累瘫在床上,外套都没脱,晚饭也冷冷地留在冰箱里,根本没碰。

  开始轮班3天之前,我才拿到自己的轮班表。上班一个星期,我还没签合同,也不知道工资大概是什么水平。8月底拿到第一笔工资之前,我的吃住全靠父母和爱人,而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报他们。

  我希望能好起来。我们知道医院人手不足,不够排班。要是没有充足的资金和足够的人手,眼前的现状将难以为继。

  医院里有很多病人其实不需要住院,他们需要回到社区。在社区,病人不用在病床上一躺就是几个小时,也不用冒着得患上传染病的风险挤大医院。但是社区护理的现状比NHS更加艰难,所以担子就由我们来扛。

  有人告诉我:“经过火的锤炼,你才能学习。”但是,我不希望为了我个人的学习,而让患者拿自己的健康冒险。

  我怕了,我累了。我不确定我还想不想当医生,而我这才刚刚开始。

  译者注:英国国民保健制度(NHS)近年来饱受争议。作为NHS的脊梁,英国基层全科医生工时长,压力大,薪水又不如意,全科医生制度面临严峻挑战。

  另一方面,英国初级医生也因为合同问题,和政府彻底闹僵,多次发动罢工,呼吁减少工作量,保障休假,提高待遇。

  本文译自《卫报》8月15日发表的I'm a new junior doctor and I already hate my job,原作者未具姓名。(转化医学网360zhyx.com)
评论:
评 论
共有 0 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