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活动

医疗健康第一直聘平台
第六届中国国际免疫治疗创新论坛
BIOMEDevice China 2017 中国生物材料医疗器械论坛
2017(第八届)细胞治疗国际研讨会
生物医药产业论坛

《转》访刘安根博士:生物样本库的未来在中国

首页 » 《转》访 2016-02-17 转化医学网 赞(5)
分享: 
导读
《转》访是转化医学网的品牌专访栏目,是业内专家、大佬、知名企业智慧交流碰撞的平台,也是促进行业健康发展的重要力量,《转》访致力于打造转化医学领域最知名的专家访谈栏目。

  导语:生物样本库,又称生物银行(Biobank),主要是指标准化收集、处理、储存和应用(健康或疾病)生物体的生物大分子、细胞、组织和器官等样本,以及与这些生物样本相关的临床、病理、治疗、随访、知情同意等资料及其质量控制、信息管理与应用系统等。生物样本库是转化医学发展的基础,是人类研究并克服疾病,如癌症等的基石。为此,转化医学网在上海万格的会议室特别访谈到曾在美国克利夫兰医学中心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癌症中心担任生物样本库主任的刘安根博士为我们讲解关于生物样本库的发展,以及我国生物样本科学的发展机遇。另外刘安根博士也参与出版了两本关于生物样本库建设的教材,其中一本为美国College of American Pathologists出版社出版,也用于样本库CAP认证的官方指南。
  中国有可能成为第一个攻克癌症的国家
  转化医学网:刘博士,您好!非常感谢您接收我们的访谈。近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发表的国情咨文中宣布将发起一项寻找癌症治愈疗法的“登月计划”,您对这一计划有何看法?美国能否真的成为第一个克服癌症的国家?
  刘安根:过去,在美国真正的登月之前,人们也认为人类登上月球是不可能的。但事实证明,人类确实登上了月球。因此,我认为癌症“登月计划”是有机会成功的,人类是可以攻克癌症的。不管美国是否能够成为第一个克服癌症的国家,我认为中国完全有可能成为第一个攻克癌症的国家。为什么这么讲呢?主要有一下几个原因:1、我国病人多样本资源丰富;2、我国在癌症方面投入的资金充足;3、近年来,我国成长起来一大批非常专业的癌症研究人员,而且不比美国差。总体而言,我认为首先攻克癌症不是美国就是中国。
  转化医学网:癌症生物样本的收集需要进行筛选吗?如何收集?
  刘安根:首先癌症生物样本应该尽可能多。但是如果因为立项研究,那么就需要针对课题进行样本收集。如果某个大学或者某个医院建样本库的话,那么基本上就是收集各种各样的病理样本,越多越好,尤其是癌症样本。在美国收集标本比较困难,所以凡是有癌症标本都尽量收集。在中国,因为中国的病人资源丰富,样本量大,因此可以针对性的收集,这主要是由于国情的原因决定的。另外一点就是涉及病人知情同意书,需要得到病人的同意。
  转化医学网:据所知,一些机构,比如癌症中心和肿瘤医院,都有自己的生物样本库。这些的样本库之间会有合作吗?合作多么?
  刘安根:在美国,各个机构样本库之间的合作较难。比如,美国的一些癌症中心,他们自己的癌症样本库一般都只满足自己本单位研究人员的需要。主要是因为样本量少,满足本单位研究需要都已经很困难,所以就很难说能够提供给其它机构研究。但如果单位之间PI有合作项目,还是可以进行某些样本共享的。在美国,建生物样本库是很花钱的,即便一个很小的样本库都需要投入很多的人力财力。有数据表明,即使创建一个小型的样本库,4百万美金可能一下子就用完了。
  转化医学网:既然生物样本库的建设需要这么多的人力和财力,那么,目前美国的生物样本库的建立是由国家来出资完成的吗?有商业化盈利和动力吗?
  刘安根:有商业化的合作。因为生物样本库不但在建立时花费巨大,在维持上也需要很大的资金支持。有一些制药公司或其他单位如果想用某个样本库的样本,只需要得到当地的伦理委员会的同意,就可以向这个样本库进行出资购买。实在点儿讲,这也是一种创收的方式。而美国的制药公司很多,他们需要的样本量也很庞大,这些样本都是从医院等机构进行收集的。
  转化医学网:据说,对与样本的采集的病人信息,在美国是保护得很好的。是这样吗?
  刘安根:是的。在美国,制药公司向医院的购买病理样本,这些样本的隐私都保护的很好,很严格地进行执行。只给一些最基本的信息,比如,代号和病理诊断等。凡是能追溯到病人的信息都是严格保密的,比如姓名,甚至包括住址邮编。
  转化医学网:关于儿童癌症的研究也是热点研究之一。儿童癌症需要单独建立样本库吗?为什么?
  刘安根:首先是有儿童癌症样本库的。比如Children’s Hospital of Philadelphia(费城儿童医院)和Boston Children’s Hospital(波士顿儿童医院)等都有自己的儿童癌症样本库,国家对它们的支持力度很大,也有自己很强的研究队伍,一点不比其它癌症样本库差。
  生物样本库的未来在中国
  转化医学网:上面我们知道要建一个生物样本库是很困难的。那么在建样本库是会有一些怎样的困难呢?我国建立样本库有优势吗?
  刘安根:在美国,目前建样本库的模式和流程已经很成熟了。如果要建立一个样本库,首先需要拟定一个样本收集储存的protocal,然后送去当地的伦理委员会,得其批准。批准之后就可以通过和临床和病理医生的协助下进行样本收集了,收集的样本主要供给本单位的PI们进行研究。国内的生物样本库建设是很有必要和优势的。国内病人资源丰富,也有一批高水平的样本库专业人员。比如说,前几天与上海万格的周总走访了北京、上海、天津等的一些大的医院,其中大的肿瘤医院一年的病人量就达到一百万之多,医院对样本库的创建和运作很重视,而且样本库的工作人员很专业,水平很高,一点不比美国的样本库专业人员差,所以样本收集相对容易,样本库建设的也很好。
  另外,上海万格CEO周学迅总经理也提到,生物医学领域内发展了一个新的学科--生物样本科学。
  “对的,这门学科在2006年就已经有人提出来了对生物样本科学设置硕士或博士学位,但目前为止还没有设立起来,不过在将来可能是会有的。”刘安根博士说到。“但在国内已经听到有学者在为此发声。”周学迅十分赞同道。“因此,在培养生物样本科学人员方面,我国完全可以赶超美国,并且这将是一个趋势!”刘安根博士补充道。
  转化医学网:关于我国生物样本科学的发展,有什么建议?
  刘安根:国内的生物样本科学发展,首先需要得到国内有影响力的专家学者,如郜恒骏教授等来推动。生物样本库是转化医学的基础,也是精准医学的基础。癌症个性化治疗同样是基于癌症样本。
  转化医学网:有没有一种可能,就是把所有的癌症样本集中在一个地方,供全国范围内的癌症研究?
  刘安根:美国也曾经想过设立一个国家癌症生物样本库,但是很难实施。一方面不能强制性将每个医院的样本集中送往一个地方,另一方面在管理、伦理上都有很大的难度。但欧洲有一些国家,如德国等,他们有自己的国家生物样本库,但也是针对正常人群的样本收集。
  转化医学网:刘博士,我们知道您参与筹建了克利夫兰医学中心和约翰霍普斯金癌症中心的生物样本库。能谈一谈关于筹建样本库的事情吗?对国内现有的生物样本库有什么建议吗?
  刘安根:好的。我前前后后参与筹建了好几个样本库,在样本正常的收集、处理、保存和应用有一套标准化的程序,每一个环节都有它的标准操作流程。最主要的是我此流程中添加了一个很严格的QAQC,即质量保证和质量控制程序,这样的话,保证了样本库中每一个样本都是高质量的,并且是符合伦理的。为此,我写了几篇文章和书本章节,就是关于制库中的质控。前面提到我走访了北京、上海、天津等的一些样本库,这些样本库都不错,但是我觉得在质量控制这方面还有发展空间,可能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我将与上海万格展开深度合作,为中国的样本库事业的发展尽力。
  小结:生物样本库是转化医学的基础,有了刘安根博士的一席话,瞬间充满正能量。无论是转化医学还是生物样本科学,有这么多的科学家和学者在不断地探索,我们相信中国真的有可能是第一个攻克癌症的国家。


  备注:刘博士的关于样本的文章和书本章节如下:
1. Liu A. Developing an institutional cancer biorepository for personalized medicine. Clin Biochem. 2014; 47:293-9.
2. Hansel DE and Liu A. Getting Started: Developing an Institutional Resource Within the Pathology Department. In: Developing and Organizing an Institutional Biospecimen Repository. CAP Press. 2015; pp3-8 
3. Liu A. Biobanking for Personalized Medicine. In: Biobanking in the 21st Century. Springer International Publishing AG. 2015; pp55-68.
(转化医学网360zhyx.com)本文是转化医学网原创内容,转载请点击获取授权

评论:
评 论
共有 0 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