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活动

ASCO 2014:“肿瘤基因组分析:未来出路或TMI?”

首页 » 研究 » 肿瘤 1970-01-01 转化医学网 赞(3)
分享: 
导读
是否值得投入大量金钱进行癌症靶向治疗是争议最多的内容之一。ASCO 2014将此列为今年年会的主题之一以阐明癌症靶向治疗的价值。与会过程中,研究人员就此进行了讨论,包括靶向治疗的复杂性,基因组分析以期靶向药物可以在第一时间靶向靶点等。 癌症基因组测试已经应用临床。美国MemorialSloan-Kettering Cancer Center的Cha...

是否值得投入大量金钱进行癌症靶向治疗是争议最多的内容之一。ASCO 2014将此列为今年年会的主题之一以阐明癌症靶向治疗的价值。与会过程中,研究人员就此进行了讨论,包括靶向治疗的复杂性,基因组分析以期靶向药物可以在第一时间靶向靶点等。

癌症基因组测试已经应用临床。美国MemorialSloan-Kettering Cancer Center的CharlesRudin表示其所在癌症中心在治疗腺癌时已经将其作为腺癌的标准治疗方案,而针对肺癌的其他亚类的治疗,测序方法指导临床治疗正在试验中。另外,测序技术的应用反过来促进了腺癌分类的改变,进而影响治疗结果。肺癌的常见突变为KRAS基因的突变,目前还无直接针对这一突变的 药物。然而肿瘤往往同时激活EGFR突变,邻近的ALK出现大量重排现象,而目前已经有药物阻抑(或阻止一段时间)这类突变导致的生长。而实际操作过程中 发现,与那些没法确定突变靶点的疗法、或已知靶点但没有采用靶向疗法治疗方法相比,靶向治疗的效果更好。

但是在 “Tumor genomeprofiling: Field of dreams or ethical minefield(肿瘤基因测序:梦想之区还是伦理雷区)”分会场,来自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Angela Bradbury提醒大家,肿瘤基因组测序同样有利有弊。AngelaBradbury认为肿瘤基因测序是有益的说法只是一种推测,并不是一种板上钉钉的 既成事实,希望大家考虑周全,找到合适利用基因测序的手段,让病患、病患家庭及全社会都能从中获益。

美国 MayoClinic的Jennifer McCormick担心全体肿瘤研究人员过分的推崇肿瘤测序,从而陷入一些误区,她建议至少应该考虑全基因组测序和外显子测序。而实际上,DNA测序目前已经相当便宜,民众选择全基因测序将形成趋势。因而,测序结果指导治疗决策必然经历这样一个过程,从某些基因,到gene panels到整个外显子和基因组测序。不过测序越多,信息量越大。到时候就不是测序本身这件事了,还要决定哪些测序结果值得投入更多时间、精力去分析。

来自MemorialSloan Kettering Cancer Center 的MarkRobson认为,目前对于临床医生是否有义务研究基因组测序过程中发现的附带信息,还是将相关信息转达给病患本身由其自行处理,还未形成统一 意见。比如,临床医生通过测序结果发现其治疗的癌症病患同样具有罹患心脏病或阿尔茨海默病的风险。如果临床医生深入研究测序过程中发现的其他信息,显然临床医生精力不够。同样,这些发现对于病患来说也是一种负担,他们一旦知道他们的测序结果,他们要根据那些还未表征出疾病的基因测序结果来决定是否选择临床 试验并且花费大量的费用请基因咨询师帮助全面分析很多测序中获得的不相关的信息。

就以上观点,AngelaBradbury认为测序本身并无价值,测序的价值在于如何改变病患的治疗方案。例如,发现某个突变在临床上可应用的,也就是说有针对性 药物的才有价值。说到底,还在于病患本身另外,测序结果的价值还在于揭示了测试个体的遗传倾向,这样,病患可以将其测序结果与其家属共享。其他突变结果目 前可能还缺乏应用性,但是随着更多新的风险基因的确定,更多新药的开发,这一现状或发生改变。

JenniferMcCormick 表示,当下病患有的参加的是临床测序有的参加的是研究测序,现状并不令人满意,但是人们可以在争论中创新,在争论中获得新知识。而关于某一测试何时可以进 入到临床应用阶段,她认为,需要一个上层管理框架,“不要抑制创新,但是必须要有证据证明,我们是在向前发展,而不是在重蹈覆辙”。




评论:
评 论
共有 0 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赶快抢个沙发